正版动画的审查陷阱

marisa beetle

(credit: maco_illust)

这是一个大家都看得见的事情。

这是一个正在成为常态的事情。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对策的事情。

下文是我对当前正版放送自我审查的取样分析,与我个人比较悲观的一些推测。

TL;DR

我的结论如下——

  • 视频站当前的自我审查,是商业运作上的避嫌。

  • 自我审查的界限模糊,说明正版动画仍面对不清晰的审查壁垒。

  • 审查陷阱将用户推向非法渠道。

  • 缺乏分级制度的中国,无法兼容日本动画的内容尺度。

自我审查

仅仅是我知道的审查例子里——

  1. 《血界戦線》从最初的直译《血界战线》,更名为《幻界战线》。放送内容有删减,尤其是战斗中出现怪物被肢解的动作场面。

  2. 《魔法少女奈叶ViVid》,女主角与养母们入浴的场景被后期添加了白雾。

  3. 《食戟之灵》,角色进食了难吃的鱿鱼之后,幻想触手缠绕身体的场面被黑屏替换。

  4. 《Punch Line》,因为剧情围绕主角通过看内衣获得超能力,而至今未能放送。

本季还有其他作品遭遇同样的删减或黑屏处理,有心人可以进一步调查,在此不逐一列举。

尺度较大的作品,例如《High School DxD》系列,基本处在被禁播、禁传的状态。

还有更多曾经通过审核、正版放送的作品,也被悄悄下架(无论是审查部门明确列出的,还是视频站自主下架的)。

面对日益严峻的审查监管,视频站在引进和自审内容上,明显谨慎很多。

这不是好事吗?

事实并非如此。

由于缺乏公开、明确的指引,真正可以判断内容是否“过界”的,只有受过培训的审查员。

这就把本来属于观众的选择权,移送到了视频站手中。而视频站能做的,就是去迎合审查要求,尽可能避嫌。

换而言之,只有在审查条例真正符合观众需求的时候,这种制度才可能有实效。

移动壁垒

当前审查的支持方,常有如下观点——

  • 日本深夜动画并不是为儿童制作的,自然也不适合向全网播放。

  • 保护未成年人是首要事项,网络视频的审查不应落后于电视,不应有双重标准。

  • 许多日本动画都涉及色情暴力的内容,本来就应该限制网站引入。

面对合情合理的观点,我们不妨来做些逆向思维——

  1. 我们知道,不少曾经通过审核的作品被下架了。

  2. 假如它们真的不符合标准,那最初让它们上架的审核机制就是不适合的。

  3. 但是,我们并不知道最初的审核机制是什么。

  4. 现在,这个机制被另一个我们不清楚的审核机制给替代了。

  5. 我们又从何判断,新的审核制度,符合保护未成年人的需求?

答案是模糊的。

这种零标准的删减,这种拍脑袋的审查,这种没通过公众讨论与业界协调的政策,制造了更多的混乱。

只要我们还处在“领导发话、立马执行、不计代价”的状态里,我们就无法从文化审查的陷阱中走出来。

对于动画正版化而言,最大的陷阱,是缺乏竞争力。

非法渠道

几十年反盗版的历史告诉我们两条真理——

  • 正如水会流向低处,你无法用DRM或法律,堵住人们选择更便利的途径。

  • 战胜盗版的唯一手段,是让你的产品比盗版更易用、更好用。

提供正版动画的网站,面对来自三方的竞争——

  1. 其他正版渠道。

  2. 非法在线播放。

  3. 非法下载。

不明确的审查机制,削弱了正版动画的的竞争力。

试想想,假如有简单易用的免费渠道。谁愿意看延迟播放、内容不全、加插广告的版本呢?

我们甚至可以说,糟糕的审查机制,活生生把用户推向盗版。

如果你需要一个好的例子,请看iTunes在中国的尴尬,以及版权堪忧的云音乐和虾米的流行。

很明显,我们需要解决“保护未成年”和“服务观众”的矛盾。

分级制度

虽说是老生常谈,但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做选择的时点。

现实是,无论是欧美还是日韩的作品,都带有自己独特的文化。

这些特色,很可能是与中国当前的主流文化、社会道德乃至审查条例,格格不入的。

没有恰当的、宽容的、多方合作的审查制度,这些外来文化,只能选择转入地下,谋求苟存。

把创意扼杀在摇篮中,让文化凋谢于含苞时,这就是缺乏分级制度的危害。

作为几届ACG调查的主导者,我对现状一直持着乐观的态度。

但最近一连串的事件,让我不得不更悲观的推测未来——

  1. 随着观众群体的扩大,日本动画必然会遇到更多的阻力。

  2. 没有分级制度,我们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删减内容,甚至避免引进“有风险”的作品。

  3. 没有明确指引,自审无法到达预期效果,反而降低了观赏性。

  4. 形成儿童没保护好,观众被排挤掉的双输局面。

这还是假设政策并没有偏向培养国内文化产业,没有故意排斥外来文化产品。

否则又是另一幅不堪设想的情景。

后话

或许你认为去掉点色情暴力的镜头不算什么,这是篇杞人忧天的文章。

但历史告诉我们,删减与自审是个滑坡,一旦滑下去了,再爬上来是很困难的事情……

事到如今,我们能做的事情不多。

悲观得说,和GFW/GC一样,我们只能无奈的看着事情变得更糟。

但我相信路是人走出来的。

在此希望,正版放送的业内人们,不要放弃为观众争取选择权的任务。

这不仅是观众希望看到的,也是为你们自身的生存,争取更大的空间。

不要让中国输在文化包容的比拼中。

包容,将成为中国更进一步的最主要动力。

完。

理论多有不足,欢迎赐教。原文markdown见github

Author: 店长

The Master of BitInn

18 thoughts on “正版动画的审查陷阱”

  1. 大家在网上恶搞“日本乙烷”时,其实是“天朝乙烷”。无论是未成年保护还是服务观众2头都没做好,归根结底,统治需要天朝文化不允许别的意识形态出现,acg(界)只是躺在中枪

  2. 这根本就不是悲观推测,这片神秘的东方大陆里的人们是这样运作的:
    1. 对于任一文化作品,存在这样的受众,这部作品被审查掉他/她会大骂
    2. 对于任一文化作品,存在这样的受众,这部作品被审查掉他/她会大呼喜大普奔
    3. 只要存在对审查高兴的受众,审查就会自称它有大义名分
    假设西方文化最终强于东方文化,那么这样的神秘会一直存在,直到:
    1. 这个神秘的东方文化基因被自然选择掉
    2. 这个神秘的东方族群基因被自然选择掉
    但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西方文化最终会被东方文化打败,整个太阳系都会笼罩在神秘之下

  3. 总觉得除非政府彻底更换,否则分级制度是不可能起来。
    当今政府有一个强力的武器——代表全国人民。

  4. 延迟播放、加插广告都可以忍,内容不全绝对不能忍,果断转回下载党。最可怕的是你在看片之前根本不知道哪些内容被和谐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不是完整版。我觉得有良知的视频站应该在视频被后期加工过的地方显式提醒观众“由于你懂的原因该片段经过后期处理”blabla。。。

  5. 但分级制度从来都是行业自律的结果,而非社会自律的原因。因为历史上那些由社会自律主导的分级审查制度,最终都被抛弃和破坏。活生生的例子就是美国漫画曾经的审查制度。
    因为社会自律的审查制度必然会限制创作自由,必然会导致模糊、任性、严苛的发行限制,最终的结果就是如文中所言的那样跌入一个滑坡。当年斯坦李老爷子愤而在某期蜘蛛侠漫画出版的时候完全不经过审查,破开了反社会自律审查的第一道口,之后由美国政府主导的审查制度兵败如山倒,美漫市场才从严冬中熬过来。试问国内的作品能做到吗?

    我始终认为在当前社会制度下,分级制度绝无可能性。

  6. bilibili 最近引进了不少国产动画,有些不错,不过有部「抗日英雄杨来西」,质量看题目就知道了。

    不知道这是塞钱上的还是政治任务要求的。

    各种意义上的——没救了。

  7. 这个可不是悲观预计下的情况,事实上就是天朝分级制度的不完善,客观上就一直这个情况,以前是这样,现在也这样。不同只是现在主观上出现争议多了而已。好比家用机引进的情况。。。所以呢审查制度根本星斗市民无从考究的,只能看天吃饭

  8. 想了想从自身出发,我能做些什么
    结果发现只能寄希望于上头的变革

    1. 我们还可以做的是,开发、传播更简单的翻墙办法,让GFW变成笑话;
      大量翻译并分发被禁或者被审查的内容,绕过审查*;
      普及审查的危害。

      *恩,是盗版。但是如果根本就没有市场存在,也就无论是不是黑市了。

  9. 没个良好的分级制度干脆就别引进,适当提高接触日漫的门槛是有必要的,懂得人自然懂,这汪洋大海根本不怕没水。以现在的宅圈环境来观察,未满18岁占的比例绝对有大半,由此原因漫圈的环境也变差了。QQ空间更是充斥着未成年的脑残粉,什么就看了一部作品,自认为神作,然后各种宣扬“遇见二次元终身无悔”,“胱甸总局我屮你妈”,还有更范二的脑残言论。个人还是觉得在国内,日漫永远都是一个小圈子为好,更加的有归属感,环境也更加和谐。

  10. 翻墙这么多年了,新任大大一上台还是变本加厉控制舆论。

    搞一元专政才是我党本性。所以个人早就认定分级制度不可能实现了。

    ACG躺枪并不奇怪。如果不是有互联网这神器,估计我们都无法接触到这些题材新颖的深夜题材…虽说日本其实也有意回避血腥、暴力、卖肉吧。

    国产动漫要做出惊艳的作品,长期投入之后估计还是会被盗版害到收不回投资的。剩下靠政府资助的动画就是黄继光之类的Style居多了。

    终归是,正能量万岁,信度娘永生。(误)

  11. 我也觉得如果有明确的规定的话,那么下架一些不合适的动画,或是给这些动画加上些观影限制是可以接受的。是的,应该是有限制的,但不应是个模糊的限制,也不该是政府私自定下的规则,而应该是消费者和市场机制下相互博弈下形成的规则才是真正的规则。这次的下架和限制说到底不过是天朝政府又再以家长式的管理和约束方式去管理这个正在发展中的市场。
    然而,这样可惜又不能助长这个市场的继续壮大,相反就像当年限制倒买倒卖一样,网络的“动画黑市”将会继续发展起来。确实百度网盘可以被举报,下载网站会被封,但P2P呢?天朝政府只能把链接渠道删掉,但原本的动画是不可能被和谐掉的。
    再往下发展下去,大概只会是网站不敢买卖肉,动作打斗,有敏感题材的番。然后,认识一个“资源帝”将会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事情(就算是个只会转载的人)。

  12. 然而视频网站也不能公开的承认“啊没错就是那谁谁要求删减的”,观众更多只在乎为什么没有享受到服务,转而去寻找能满足他们的需求的地方,同时再也不会回到这个满足不了他们的地方来。或许到某一天他们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的时候,也只是想着求个种子。更多人并不在乎现状会如何发展。

  13. 哎,老生常谈。
    店长不要再关心中国动画(以及动画业)了,这东西(包括文化产业)好坏与我们何干?在共党眼里无非都是统治宣传工具而已,想得太多伤身,还不如早点好好做你的创业网站上市赚大钱移民,想看什么动画就看什么动画

  14. 又是一年端午节,看到客栈2011年的稿子(端午节的阴谋),不禁感慨良多。回想起12年时chrome插件中心还能断断续续访问,当时开开心心架了GAE,而现在google则是全时段无法问了。还好我们还能访问github,有备胎。然而有一天github也无法访问了,GW完全启动白名单机制(某滨兴的建议),那时的新人该怎么办?穿隧需要工具,而寻找这些工具需要穿隧,就像Galaxy On Fire中的谜题一样,采集void晶矿需要传送器,制造传送器又需要void晶矿,依靠幸存下来的教程资源来开启这个循环又能持续多久?有时候想想,其实我们比古巴人民还可怜。虽然天朝人民有黑科技,然而官方同样有,而且更强大。从帝都到魔都的量子加密链路的建设更是将技术壁垒再次拔高,短期来看类似技术不可能民用化,也就是说形成了绝对的单方面监视。全球化进程为什么这么难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