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抱枕相会(Rendezvous with Makura)

Rendezvous with Makura

「这是国际宇航局的愚人节笑话吧?」

驾驶员维多利亚扭头问道。

「不,真的,我们的下个任务是回收在运送抱枕时偏离航道的SL-2741。轨道信息已经传送给我们。」

安娜,这艘回收牵引船的指挥官,强忍笑意,一脸严肃的回答。

拯救

22世纪中叶,人类迎来了宇宙殖民的黄金时期。

智能机械的发展、运输成本的下降、生物科技的成熟,使得太空移民和星球改造变成现实。

但人类毕竟是个念旧的物种。

即便虚拟现实与体感设备触手可及,仍有人念念不忘实体周边的触感。

一如21世纪的黑胶唱片,22世纪的复古潮流中,有抱枕的天下。

「买家不觉得枕头占地方吗?」

实用至上的机械工程师玛丽对这个文化甚为不解。

「那不叫枕头,那叫老婆。你不会责怪伴侣占用你半张床,何况这些伴侣不会抢你的被子。」

伊丽莎白不会错过任何与买卖有关的话题,毕竟她负责商业拓展。

「回收船ST-1029报告宇航中心,即将进入R81-2轨道,火星方向。请告知我们轨道是否开放。」

你们去餐区歇息下吧,安娜对三人说,毕竟这个距离得20分钟才有回复。

ST-1029,外号「巨人之肩」,是一艘小巧的牵引船,限载6人,配备基本生活区域。

她和其他牵引船最大的区别:这是宇宙轨道中第一艘全女性编制的回收牵引船。

「所以他们把枕头买来放在床上?什么都不做?」

玛丽倒了一杯绿茶,继续刚才的话题。

「你不也买了一堆电子器材放着不用嘛?」

维多利亚笑道,拎出冰箱里的鲜榨橙汁。

「麻烦想想上次你的遥控鲜榨机不受控的压榨了20升苹果汁后,是谁拿零件来修好的。」

玛丽不服气的回复。

「嘛嘛,别吵架啦。」

每次谈到玛丽的科技热情,伊丽莎白都不得不当一位和事小姐。

「再说了,你真的想知道男人会对他们称为老婆的抱枕做什么事情吗?」

伊丽莎白优雅的喝着红茶,补充说。

「呃,别勾起我之前看VR互动色情的回忆。」

玛丽苦笑着说。

「说我们这次任务是拯救男人们的命根子也不为过吧。各种意味上。」

伊丽莎白总能优雅的说出各种上不了厅堂的话。

「喂喂,宇宙中也是有限速的。」

维多利亚为老司机伊丽莎白踩了个刹车。

闲扯在随后的广播中结束,宇航中心通过了ST-1029的轨道申请。

遇见

维多利亚将目标设为R81-2轨道旁的SL-2741运输船。

「乘员注意,飞船将进入4分钟的无重力状态并调整船舱方向,请固定好自己的位置。」

虽然早已是例行公事,维多利亚还是不忘重复这段话。

ST-1029是典型的匀加速飞船,在接近目标时会停止加速,旋转船体180度,逆向加速并与目标同步。

「自动导航已启用,预计45分钟后与目标同步。届时飞船会再次进入无重力状态。」

玛丽报告道。

「真希望研究院快点发明重力场生成器,每次都要重新梳理头发很烦的。」

维多利亚开始了宇宙职业女性的常见抱怨。

「像我这样扎起来不就好了。」

安娜建议说。

「感觉不符合我的定位?」

维多利亚对自己做作为长发女性的角色定位莫名在意。

「怎么没人发明类似动画角色的高效定型膏呢?全宇宙的女性都会甘愿掏钱的。」

伊丽莎白这方面的嗅觉非常灵敏。

「看来我们选错了职业,应该去做定型膏代理商,业务量高枕无忧。」

维多利亚叹了一口气。

「说起高枕,我看到目标飞船了。」

玛丽插嘴说。

「船的标志是——外夫号。」

登陆

直到飞船到达目的地,成员们才发现情况远比宇航中心的报告复杂。

「这是漂浮在太空中的……抱枕?」

维多利亚犹豫的问道。

「给你们看下。」

伊丽莎白将高解析度画面投射到大屏幕上。

本该是失去动力、等待救援的运输船,主舱门却是打开的。

飞船后方是一道彗星般的尾巴——由各色抱枕组成。

「点兔……拼图……朋友……这是上世纪动画的传教士飞船么?」

安娜笑了起来。

「话说回来,怎么处理抱枕?我们的任务不是打捞货物吧?」

玛丽是唯一还在思考回收问题的成员。

「舱门是如何打开的,我们得先登船调查下。」

安娜让玛丽与伊丽莎白准备好保护服,三人组队入舱检查。

房间

「SL-2741在记录上是一艘自驾的运输飞船。打开舱门只有两种可能,系统失灵或者外部入侵。」

维多利亚利用通信系统告知三位登船的成员。

「会有人专门入侵一个运送枕头的飞船么?」

玛丽质疑到。

「人性往往不能用理性解释。尤其当你的情人涉及其中。」

安娜提醒玛丽不要分心。

「从舱门情况和系统状态看,这不像是系统问题或者强行入侵。」

玛丽检查完主舱后汇报。

「可以确定的是,船上的货物全部被丢弃到太空中了。」

伊丽莎白把货物登记信息传给安娜。

三人检查了机房与仓库,没发现什么异样。

然后她们发现了一个无法通过系统正常打开的房门。系统中并没有标示房间的作用。

「玛丽,这个门你有办法?」

安娜问道。

「当然。」

玛丽晃了晃手中的工具箱。

「擅自破坏回收目标不大好吧?」

伊丽莎白担心的建议到。

「在没搞清楚这艘船发生了什么之前,牵引她回月球也很危险。」

安娜要求玛丽解开房门。

不过半分钟,就听到哔的一声,玛丽轻松打开了房锁。

「你们终于来了?」

房里的黑影说。

纪念

用文字难以形容三人看到的场景。

毫无疑问,它,或者应该说他,是一台靠着墙,瘫坐在地毯上的机器人。

但令人惊讶的不是这点。而是他手中搂着的魔理沙抱枕,以及身边放着的一堆New Game人物抱枕。

「我们是回收站的人,这是证件。请告知我们你的代号、状态与最后记录。」

安娜展示了有RFID的证件,她需要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代号是HL36-641257,状态为备用电源待机,最后记录在一个月之前。」

机器人安静的回答。

「我们发现你乘坐的飞船被搁置在R81-2航道旁,并且丢下了大量货物,你是否知情。」

安娜继续询问。

「是的,这是我所知的SL-2741的任务目标。」

「宇航登记信息显示,SL-2741的原定目标是将抱枕运送到火星上空的基地。」

「那是表面上的目标。以及,这些不是抱枕。」

「我需要你的进一步解释。」

「SL-2741的真实目标是将囤积在货仓的被人们遗忘的旧情人,撒向宇宙,就像骨灰一样。」

机器人安静的解释。

「谁给你下达这样的任务?」

「我的信息库里没有答案。」

「你还有什么后续任务吗?」

「有一个:如果遇到回收者,警告他们,不要回收这些可怜的灵魂,让她们与宇宙永存。」

「假如回收者拒绝呢?」

「删除所有数据,并进入引爆倒数。」

「好的,谢谢。」

「不客气。」

对策

三人走出房间商量。

「你没法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话。」

玛丽表示唯一确定的是,把抱枕这种大直径的货物留在航道旁,对经过的飞船威胁很大。

「HL36型号机器人产生的爆炸应该不会对船体造成太大影响。」

玛丽认为不用理会机器人的威胁。

「回收飞船的完善程度很影响报酬,我们最好想办法避免破坏它。」

伊丽莎白倒是不大在意机器人怎么想。

安娜一言不发的思考了许久。

然后她单独去和机器人交谈了一阵。回来后,她向玛丽交代了一些事项。

「你确定这样做?」

「确定。」

回收

在牵引SL-2741回月面基地的路上。维多利亚询问安娜是怎么说服HL36的。

「我告诉他,抱枕无法留在轨道上。但会利用太阳风飞行器牵引,将她们送往小行星带。」

安娜回答道。

「然后他同意了?」

维多利亚追问。

「他什么都没说,但举起了大拇指。我猜算是同意吧?」

安娜表示她也没法知道那台机器人的真实想法,假如他有的话。

「回到月面基地后,我们可以解析下他为啥不把剩下的抱枕也丢出太空。」

玛丽对这个机器人的行为颇为好奇。

「或许,与自己的情人说再见吧,才是最难的吧。」

安娜感叹道。

「不管怎样,完成SL-2741这个任务,我们终于可以升级碳过滤器了。」

伊丽莎白兴奋的说到,同时规划着下个任务的日期。

Peace.

(客栈过往十年的愚人节企划可以在这里找到。)

Author: 店长

The Master of BitInn

4 thoughts on “与抱枕相会(Rendezvous with Makur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