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后,尚能饭否?

hello64

有些事情,当事人不说你是不会知道的。

例如,你知道温家宝在剑桥被人干扰,但你不会知道迎接温家宝的中国学生群里有多少是非自愿的站了半日岗;你也不会知道是驻英使馆向剑桥学联提出“多占位,阻挡示威份子”的要求;更不会知道他们也向牛津的学联提出了“找个在中国大学毕业的博士生当主席”的提案……

设想一下,在英国这么个山高皇帝远的岛屿上,国人依旧受到政权的支配;呆在中国的企业与组织,有顽强抵抗的机会吗?你或许会对这几天的无奈有个更深刻的理解。然而理解并不能避免历史重演,去谋求改变: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直到“尚能饭否”的决策权,牢牢握在你手中

二十年前的昨天,一群青年做出了他们的抉择——抛了头颅撒了热血

二十年后的今天,互联网责无旁贷的提醒着你——选择题还没有结束

举白旗与等剐杀,长城年复一年的历史补习课——想必你已参与其中

恳请旅客们铭记,哪怕你只是默默无闻的小卒——你的行为改变世界

若是再过二十年,你必须在良知与权益间挑选——请想起今日的夙愿

记于六·四二十周年,献给躺在广场下的人。

Author: 店长

The Master of BitInn

59 thoughts on “二十年后,尚能饭否?”

  1. 自由民主能当饭吃么?不自由毋宁死,这种事情也就是那帮书呆子的幻想而已。一切存在都有其必然的理由。与其纪念学生不如一起把那些枉死的士兵也一起拿出来纪念一下,愚昧的热血青年和不懂抗议和暴乱分别的政府所共同制造的惨剧。

  2. 请你去看当时的真实录像(BBC就有),去看看死在街头的人是否都“愚蠢”,去看看有多少没参与示威的平民也被无辜射杀。
    请你再读一遍文,你就当读书的学生是青年了?你就当开枪的是机器人了?你能理解那些眼见自己最信任的军人对自己开枪的老百姓的感想吗?你能体会那些不知为何要开枪的部队士兵吗?
    请你最后再考虑一个问题:如果一切只是悲剧,为什么连悼念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变得如此困难?你能解释为什么思念一些死去的人都要三思后行吗?

  3. 发这个这是店长么? 我说客栈不是不扯这些么?如果不是店长,做人不要那么自私,不要为了自己那些的想法,害的别人最后要翻墙才能来客栈。我一直认为客栈不是用来说这些的。
    对于64那所谓的“屠杀平民”的录像我有看过 但是我也有看过另外的“屠杀军人”惨状和索马里尸体被示众的米军差不多 两个极端 两种事实 所以不要为了确立自己的想法而否认别人所说的另一个事实 了解多方的事实才会有自己的想法 我是这样认为的就是了
    最后是为了我喜爱的客栈 我还是希望不要因为这些让客栈变味了

  4. 客栈一直都有扯这个哟…店长之前的文章里也透出过这样的味道。
    我对于这件事的记忆,只有老爹老妈的相册里的几张“打到XX”的游行横幅,和BBC的纪录片。
    即使这件事的真相早已被湮没,我也觉得人们应该记住这件事—这是先辈对自由的追求。

  5. 如今我很庆幸老爹老妈没有考到北京,而且他们的导师当时直接给了他们一个大课题,并告诉他们别去瞎搀合这些事。

  6. knowledge is free. we are anonymous. we are legion. we do not forgive. we do not forget.

    @awacs
    第一次看见有跟我重名的…

  7. 墙外的世界在蠢蠢欲动、墙里面的世界仍如一滩死水似的平静。难道只要抹掉证据、一切都可以是假的?我觉得无论如何应当先铭记…可怕的不是误解与扭曲、可怕的是忘却和麻木。
    最后、允许我向店长致敬、我知道您不会在这个重要的日子沉默。

  8. 以前还好 没有那么直接吧 说真的 说我逃避现实或则自私也可以 我非常不喜欢看到政治那些东西 平时也是尽量避开讨论这些 我只希望生活中有娱乐 有工作 有家等等 而没有政治那些东西
    World Peace

  9. 在独裁政权下没有暴动,只有反抗,把权力死死的握在自己手中,难道还希望人们永远听你的话?

    把头埋在沙里是没用的,人们不是白痴(至少我希望不是),终有一天他们要明白中国状态的极端荒谬。

  10. 不但使馆企图干涉牛津的琐事,看来连店长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都要经过人家的“指导”啊。

    很讽刺的是这就是这个扭曲社会下产生的现状,在对自己没有优势的对象面前,就突然变的非常有主见,有想法、轻易的用出“我认为XX不应该是这样的”的句子来擅自给别人的东西下定义,恨不得“自己不喜欢的”东西都不存在在这个世上,然后毫不费力的把自私的大帽子套在别人头上。

    不是说人人都得关心政治,但这地球围着自己转的中二想法应该改一改了。店长要是只因为旅客的一句不喜欢就不写自己想要写的东西,那客栈才是不是客栈,而成了青楼了。

  11. 美好生活是需要争取的,但方式不会相同,现在没学生认为上街游行能解决问题。
    (经济再差下去,上街游行的也不会是他们……)
    这篇文章小部分是缅怀谋求改变的人,但更多的是希望各位20年之后,别忘了自己曾经在六月的这一天,有过“希望互联网更开放”的心情,以及其他类似的想法。
    不该死的人死了,我们只能哀悼;不负责的人逃了,我们只能叹息;“利益当前,违心一刻”,若人能稍微多挣扎一些,社会就会进步。无需政治,这是良知。

  12. 对于那些主张这件事是国家正确的人,想说:如果国家机器所践踏的人类所天赋的文化自主择取权更换为实打实的俗死人的你吃饭的权利,你是不是才能明白自己是被压制在什么样的畸形社会下。

    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言论管制,没有人否认言论管制对于国家机器来说的坏处——对于一个政权,当然需要言论管制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但是延展历史,人类的文明必然是趋于进步的,人类的思想自然是不断深化的,当人们思考到这些,你却不去直面,后果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反抗。不断的用言论管制来回避问题,只能造就数十年后的再一次反抗。

    说到这里,真他妈想为全球通史感到悲哀——一本站在全人类角度看待历史的不错的历史入门读物,被“编订”。

    也有说是虽然国家错了,说是学生自己也有很多的问题。
    不错,当时的几日,学生中确实不乏一些缺乏冷静的,并且我也一直这么主张过,学生是一个在政治上无比幼稚的群体——如同刚才所说过的文革,甚至其他的一些。无论是什么样的反抗行为,身先士卒,但是却往往易于被政治力量左右——而这些人中,说什么敌对分子都是个毛,铲子自己利用学生的次数是最多的。

    但说实在的,这次事件中的学生很多在后期都已经缺乏理性。

    不过即便如此,学生的这次行为表明的是一种态度。
    而就因为作为国民的学生,表明了一种态度,而这态度因为逆反了自己,就可以去搞诸如天安门清场、诸如无差别的、不负责任的射击一类事件吗。

    别闹笑话了,这就好像是因为父亲的情人被女儿告诉了母亲,于是父亲把女儿掐死了一样。

    如此幼稚的一个政权。
    认为用暴力管制——无论是抽象意义或者是实际意义上的暴力——就可以永远奴化国民,这想法着实是让人嗤之以鼻。

    然后用文化管制来进行洗脑教育、用言论管制来控制社会舆论?
    随着文明的发展,可会就此结束?

  13. 我说Ruocaled火药味没必要那么重 我最开头的发言仅仅是因为我的RSS订阅有问题 只会更新部分内容 加上在用RSS订阅之前 来到客栈也是因为搜索相关物的时候找到的 那时貌似是06年 所以我理解错误了 之前的发言也就有了问题
    心平气和 心平气和

  14. 学生的主要生活自然是学习,但学习,可以带来智慧也可以带来愚昧~

    大学曰:物格而后知至,这里的知不是“知识材料”的知。

    如果仅仅只学一堆知识(信息)。得不到“智慧”的力量、”思考“的力量。

    “智慧”之外,还有“心”,人时时得面对自己的心,特别是“良心”。

    是的,科学不是甚么客观规律、不是公式方法!科学不是与世界相脱离!

    艺术不是技术技巧、不是行尸走肉!艺术不是商业和媚俗!

    思想不是重复死人的话!思想不是权力和大众的玩物!

    当年学生缺少“智慧”的力量,只有“愚昧”的力量。

    现在连这“愚昧”的力量也没有了,

    那么我建议:存住你的“心”,去求真正的力量。

    一切过去的、我们纪念,但未来永远向潮水般涌来,

    世界永远被每个人推着向前走,

    这个不好不坏的未来我们共同创造,谁也逃不了。

    虽然人的选择与行动创造的这个世界常在意料之外。

    但是至少,选择怨天尤人、荒废时间的,一定会后悔。

  15.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悟空传》
    唉,该说什么好呢。

  16. 我很欣慰的是豆腐至少也在这里发帖做了纪念,GCD的工作做的非常好,国内几乎搜索不到一篇有关6·4二十周年的文章,不说别的地方,就说我们公司吧,今天中午我试着问了从20~40这个年龄段里的几个人,如果我不提示,居然没有一个人还记得今年是学生运动20周年纪念,那些为了民主与自由而付出生命的英雄们牺牲20周年的纪念日,大部分人却都把这些应该铭记的事情遗忘了…………

    先抛开80后不去理他,如果不是自己有心去留意的话,他们大概真的也没几个人知道就是了,就算知道有6·4这个词,恐怕他们也只会知道被GCD美化后的所谓真相。
    但是让我最震惊的是,连70后甚至60后的人都忘记了这段历史,这让人感到非常痛心,更不说这些人里有的后来还告诉我,他甚至还作为学生运动的一员,亲身前往北京,经历那次运动。

    这里我要说明一下,我不是一个愤青,不会到处PO文大肆抨击GCD独裁政权,要求当局给说法,为政治犯平反;我也很怕死,所以我不会跑去天安门搞什么20周年纪念活动,那只会被武警请去喝卡普基诺。我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铭记这段历史,然后告诉那些我所认识的,有限的几个人,提醒他们不要忘记,中国曾经有一批年轻人,为了争取自由与民主抛过头颅洒过热血,我们或许无法继承他们未竟的事业,但至少他们的牺牲不会白费,即使GCD的政权还能维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依然会有人记得他们,记得他们为祖国为人民所作出的牺牲和贡献。

    嘛…………虽然上面打的那段文字很公式很做作,但是这就是我想说的,这是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该忘记的历史,以上。

  17. 所有的国家都一样,我觉得老美更过分,杀自己的退役老兵,人家静坐还只是为了拖欠的保障金补助一类的,只不过遇上经济危机政府给不出了,老兵稍微抗议了一下,死的更多,也是坦克压,都只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措施罢了,法国,希腊什么的不也一样吗,失控了就轮到暴力机关出场了,不然和摆明不妥协的人耗一辈子?
    我要是执政我也镇压,当时闹的已经失控了,我父亲是军人所以看到很多内部的资料和照片,最可怜的是解放军,死了好多人,而且没个死的痛快的,都是折磨至死,只要被人群挤散了,哪怕是4,5个人一起,基本上都是死,你看到被倒掉在桥上浇汽油活活烧死的吗,还有被掀翻烧烂的吉普车,里面都是人啊,至于学生什么的人动手的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那时的解放军朴实啊,又有命令不许开枪,后来解放军也怒了,抗议归抗议怎么能这么搞,不然就算命令开枪,内部也很怀疑到底下面会不会听,不是说开就开的
    至于学生,有对有错,大部分是善意的,但也是盲目的,我佩服他们的勇气,只是方法水平还有点问题,准备不充分,有几个领导人满好的,至少人不坏,从事后的采访也可以看出,而有几个领导人则真是可以看出,要不是太自以为是,就是动机不纯,比如和李口鹏谈判的时候,一边是标准的官腔,一边则像是蛮不讲理的无赖,要权要一些空泛的形式表现,语气很嚣张,还有那个女的,说要有流血,自己先跑到老外那躲起来,在最艰苦最需要团结的时候对外国媒体乱叫,把自己包装成第一领袖一样,说什么学生,群众是愚蠢的,什么自己预见到会必然失败,什么自己参加是就知道要失败但准备为理想牺牲,贬低所有人抬高自己,搞分裂,还要外国要对中国怎么怎么做,自己要到国外什么的,及其媚洋,恶心,很鄙视同胞,认为不可救药,她说这些时其它人还在广场做最后的抗争,而她再没去过广场
    群众是善良的,是容易被煽动的,也是最容易被抛弃的,双方对群众也都是这个态度,全世界的老百姓都只是工具罢了,只有被骗的长短,骗术的好坏的区别而已
    gcd和国外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的政权是一致传承延续,不像国外政权是更替的,再大的错误都可以推给前面的政府,自己一干二净,所有gcd不好表态,事实上事件本身也是复杂的,我觉得现在对事件的定义还是可以接受的,既然想明白了,何必一直纠着20年前的一个大家都有的错误不放呢,再说,为什么没人纠着老美什么的20年前怎样怎样说事啊,事实证明也确实有人在背后搞鬼,还是蛮夷亡我之心不死啊
    我们要辨正的看专政独裁,以中国当时的现状一党专政不见的是坏事,我可不要连饭都吃不上的民主,所以对于专政,我还是能够忍耐的,虽然其带来很多问题,但也解决了更多更严重的问题,至于忍到多久,这就要看中国发展的有多快了,我还是乐观的,等把人口降下来,虽然我是八成看不到了……

  18. 唉,其实真没什么好说的,当老百姓肯定什么都不满,当你掌权的时候你就能理解当时为什么这么做了,就像奥巴马,上台前信誓旦旦要公布虐囚的照片要这样要那样,结果呢,上台后还不是不让公布,因为这时他要考虑政权,考虑国家,他再也不是那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斗士了
    奥巴马不让公布,那些媒体敢放吗,那些拍照片的人敢放吗,不是老是说什么民主什么人权吗,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就是政治和政客,原罪,洗不掉的,没有完美的政府,想想以前打碎给徽章都会被搞个半死,至少现在能网上随便骂,满好的,毕竟大体说来发展趋势是好的,骂骂广电总局,看看ACG,指不定再过60年你就可以建个党什么的组团一起骂了

  19. 那你想过没,在西方发生这么大的流血事情你觉得会像中国这样无声无息二十年吗?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捂住你的嘴巴吗?有这样猖狂的witch-hunt吗?

    猪吃饱就好,但人不是猪,人有思想,如果一群人可以随意禁止你表达自己的思想,你不觉得荒谬吗?

    你有没有想过政府是什么?政府应该是你,纳税人,付钱请来的物业管理公司,不是你付钱请来虐待自己的SM狂人。然而现在,政府是主人,人民成了奴隶,这是什么?封建帝制?

  20. to23楼:

    我国现在的发展和社会基本稳定建立在经济高速增长上,可是以“廉价劳动力+低技术+引进外资”为主要动力的经济增长是有顶峰的,到达顶峰后跌落的速度绝对比你想象的快。

    保持年增长8%是什么概念?四十年后相当增长了2072%,五十年就是增长了4590%! 保持年增长9%呢?四十年后相当增长3041%,五十年就是增长7336%!也就是说假如不发生衰退,现在的经济不过是那时的一个零头!

    这绝非易事。如果整个社会包括社会保障、经济体制、文化、司法、公共服务、医疗、教育、科研等等等等的现状不能彻底转变,我们的未来不会有多好。

  21. 补充:

    仅仅简单考虑本世纪与上世纪的自由,只有两个参考点不能证明发展趋势的,何况这还忽略了网络在世纪之交普及对世界的深刻影响。

    如果逐年比较最近04到09这五年的状况,看看发展趋势是进、是退,是谁想进、谁想退。恐怕就不会那么天真了。

  22. 纵观西方民主进程大规模流血事件小规模暗杀事件和各种各样的歧视事件举不胜举,至于中国无声无息,国外自己的丑事不也无声无息吗,媒体控制哪里都有,你想在执政党控制的媒体资源说我坏话,怎么可能,反对党有自己的媒体,只是中国没有反对党而已,党禁迟早会开的,就像台湾一样,至于你想说,绝对不会有人拦你,我就到处和别人说20周年的事,也不担心有人抓我,你想到别人的地盘说,当然要看别人脸色,

    无声无息的感觉更多不是政府的因素,更多是人民的态度,就像512,政府封锁的话,你觉得会无声无息吗,现在的人民开明的多,也务实的多,人民愿意先拼经济,而不是纠着成年旧事在一个还不成熟的政治氛围搞政治斗争,毕竟政治斗争的获益者只有少数,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为什么在当今氛围改善(你可以随便说讨论没人管你),网络开放的情况下,大多数人民能够平静的面对6月4号的到来,你可以说忘了,但我觉得,是大家都接受了那次事件,自己有了一个判断,就可以放在一边,继续向前了

    至于说的物管政府,这个抱怨很傻很天真,国家从有这个定义开始,就没提什么人民的,即便是中国这么和谐的政治教科书书上,也没说过国家是人民的,国家是特权阶级的统治机关,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

    中国的经济制度你还真不好说他什么,实在是被迫的,难道还想一口气吃成胖子吗,西方国家在资本原始积累阶段更加暴力更加无耻,更多你所关注的血与泪,那才叫不管人的死活,看看第一批无产阶级是怎么诞生的,一个贫穷的国家靠什么发展,雾都他们不也搞出来过,你可以查查他们死可多少人,中国也在从低技术外资-高技术外资-自主高科技产业过渡发展,就算真是顶峰跌落了,我们怪政府吗,这也只是正常的经济规律而已,只是我们在和外国豪强的博弈中输了,怪只能怪人家先发展了,然后用他们制订的规则和各种手段打压我们,还有各种保护,本来就不是一场公平的竞争,我们不怕衰退,物极必反,我们只希望在衰退前,把经济拼到一个足够可以承担风险的程度

    社会保障、经济体制、文化、司法、公共服务、医疗、教育、科研方面,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中国经验少,漏洞多点,其它国家好不到哪去,都有问题,具体要说太多了,欢迎讨论,比如说我专业所更加了解的医疗制度,没一个国家的政府和国民是满意的,一个国家级的制度从制订到实施到修改最后到完美,60年给政府的时间太少了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04到09的趋势怎样,我觉得还不错,我周围人也大都这么觉得的,经济在发展,政治在开明,政府也做了很多破天荒的举动,比如剑桥扔鞋,巴黎抢火炬,要在过去都是被和谐的,现在都放出来了,毕竟中国还是有很多人不经常上网主要靠电视了解咨询的,这都是进步,国外媒体都很惊讶于中国政府的转变,至于经济,世界的经济都在衰退,中国的表现已经很突出了,受影响的更多是外向型企业,国际市场不景气,这次经济危机,西方要负更多的责任

    谨慎乐观,这是我对自己,也是对国家未来的态度

  23. 这么说吧,虽然经济发展,政体改革和公民权益都在持续优化,但后两者的速度明显比不上经济发展的速度(而且中国GDP增长要补充人口增长的因素),开展不平衡,有民怨是正常的。
    天下政府一般黑,这么说可行,但国人不是见惯了中国创造“经济奇迹”了吗?多来点自由言论的“奇迹”也没啥吧?很多事情的处理上中国比西方还是落后一大截,有目共睹。先从不要每年定时“网站维护”开始如何?
    大部分国人的视点应该也是谨慎乐观,基于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城市人可能更乐观一些。但说中国的媒体与西方的媒体在同一水平线上就太高估自家人了,CCTV顶多是Fox的水准,新闻是报了,但该过滤该扭曲的一个都不放过。中国没有BBC这类中立媒体,这也是欠缺。
    简单点说,国人看到了政府量的改变,但质的改变远远不够;这是今后20年需要主动争取的东西,不是通过简单的示威,而是更实际的手段。
    (但可以预见经济发展的不均衡与公民权益的不完善将带来更频繁的上访与示威,政府需要成熟的面对他们——这当然包括四川地震的受难家属)

    能说的大概就这些……

  24. 西方媒体跟中国的区别是什么?公共的应该保持中立,私人的则自己选择立场,注意:是他们自己选择的立场,出于利益还是喜好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或者有媒体道德的话,中立。中国呢?政府天天举着大棒要你替他说话。狗屎。

    态度是被政府压迫出来的,独裁政府用各种无耻的办法禁止特定话题的讨论,“聪明”的人们对这些话题当然也就避之大吉了。

    政府!=国家。国家是靠人们从小单位聚合而成的,人们聚合在一起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对他们有利,当然对于喜好封建帝制政府的人来说这个概念很荒谬,国家和人民对他们来说是战利品。

    现在不是19世纪,中国不能向19世纪的标准看齐。如果一些比中国更落后的国家将来说,“你看中国跟苏联在20世纪的人造饥荒死了多少人,我们死点算什么嘛?”你不会觉得极端的荒谬吗?

  25. 唉,楼上对西方的媒体印象还真是好啊,不想多说了,就举个例子,西方的例子你可能都觉得是人家自己的立场,那我就说个中国媒体的立场,瓮安事件刚出来是所有媒体都有提到,后来又突然全都没有了,有很多人,包括我,认为又是政府操纵了媒体,可后来发现其实没有,门户网站没有,可其它论坛什么的到处都有,尤其是人民网,因为那里的网友评论热烈所以新闻一直在显眼的地方,后来有媒体专门评论说中国的很多媒体已经被养出了奴性,不用说就知道怎么做,这是后话,只是你也能说是他们自己选择的立场,出于利益还是喜好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或者有媒体道德的话,中立,选择不报道,或者只是描述一下现场,这才是中立,中国媒体做的很好啊,所以,你还相信媒体跟着国家政策改口风,编新闻,只是自己立场与国家立场或者政党立场的一种巧合?媒体公司可能是一个人的,但媒体从来不是一个人的,要说特例,就只有贝卢思科尼,意大利总理

    中国当然不能向19世纪的标准看齐,但是有些规律是19世纪和21世纪都符合的,比如经济规律,我们讨厌污染企业,憎恨原始资本积累所造成的剥削,但很不幸作为一个穷国还就得按步骤一个一个来,顶多注意注意少走弯路,在发展中要经济还是要环境,这个问题之所以一直是最好的辩题,就因为他值得讨论,而且无解

  26. 以前我也觉得西方媒体怎么说也比中国的好,后来为了学英语,bbc和美国之音听多了,后来为了考研,又看了很多经济学人,纽约时报什么的,发现大家其实区别还真不大,对中国的态度,偏见很大,很多不客观,分析都是往悲观和否定上靠,对一些敏感问题,意识形态什么的,更是极力摸黑,套上一堆理论,有些是世界共有的问题,他只说你的问题有多严重,完全不提自己(比如这次猪流感),有些是我不知道的,觉得很高深,好像有道理,有些我自己经历过就在身边的,就能发现他们完全就是在扯淡,cnn的假新闻都是后话了

    ps.由于睡的晚还特喜欢广播,所以我还听过敌台,自由亚洲还有什么亚太之声,美国之声华语台什么的,都是夜里无聊搜出来的,原来以为他们会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结果发现他们纯粹是为了摸黑而摸黑,所谓的专家一点本事都没有,他们每年64也会做专题,听过一年的专题,和听国内的领导发言一样,假大空,还不如请我去摸黑呢,绝对不会连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义务教育阶段的小孩都觉得嗤之以鼻

    我很讨厌国内的现状,也到处骂,大家骂归骂,我骂可以中国人骂可以但老外骂我就很不高兴,就像我的孩子不好我可以打,但外人不能打,我可以骂但你要说他怎么不好我肯定说他怎么好,所以我不喜欢谈64,他掺杂了太多西方的干涉,也许原来不是,但现在越来越成为西方的工具,所以我更愿意谈俯卧撑,谈躲猫猫,谈70码,谈彭宇,谈邓玉娇,也许想法有点幼稚,让大家见笑了

  27. >发现大家其实区别还真不大

    >他只说你的问题有多严重,完全不提自己

    >我骂可以中国人骂可以但老外骂我就很不高兴

    只能说客栈绝大部分旅客与您的视野和价值观相差太远,抱歉了。既然您本不愿意谈64,这边也就别强人所难了。

  28. 那也算是立场?还是学乖了?被打击了这么多年,条件反射都养成了吧。在中国有立场的区别吗?只有正确和错误,革命和反革命吧(人家左右可跟这个不同)?你看南方都市报不过报道几条新闻,编辑、领导就被整的;不过,据说那是汉奸媒体,整死是应该。。。
    假如说,The Guardian突然改风支持Tories,你觉得他们会被现任政府惩罚?又或者说Fox支持奥巴马,当时布殊政府会不会追着他们打?私人媒体虽然不是说老板决定所有东西,但是总体政治倾一致这一点你觉得很不可思议吗? 另外,出售谎言就要担心被别人戳穿,他们多少有个reputation要维护一下,不然都没人看你的报纸网站电视。这个问题在中国就很轻微,对特定话题进行遮掩和歪曲是大家都干的事情,加上多数顾客也不很关心,他们自然没有这个忧虑;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现象现在正在改变。
    中国媒体什么做的很好?事情的起因,过程,结果,这些他们有详细彻底地“描述”出来吗?我能相信他们给出的各种数据吗?基于什么理由我能相信他们?

    bah….打字太慢…

    我不知道你怎么得出他们只讲别人不提自己的结论,可能跟你老看少数著名出版物的国际新闻部分有关系?
    只有你真正进入到他们的社会,观察人家的生活,去跟他们交流,你才知道自己以前一直接受为正常的东西是多么荒谬。

  29. 争论谁比较不差有什么意思?乐观悲观不行动有什么意义?请注意时间。人类百多年的科学认识比前面千百万年年加起来要深得多;而技术,则是以月以天以分钟计的成长着;从这二者到人类其余的领域其余的生活不断改变着。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是地球的世纪,网络的世纪,太空的世纪,基因的世纪。别随便拿来跟上世纪上上世纪比。未来,“每一个”国家都要面临变革的,本不独中国,但我是中国人,所以优先关注。

    现实总有阴暗的一面,程度自然是不同的。请注意这个词,程度,只争论有无常是没意义的。

    并且世界上不只有保守主义、(资本)自由主义、民粹主义这三者。旧时代的革命一次次失败,但精神没有死,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个人(自由)主义虽然在中国面临低潮,在世界却仍是一股力量,并正试图加入新时代的变革,1999年西雅图的火不是偶然的。环保主义、反对全球化、女性主义…西方国家同样面临着冲击的。(说起来与之相对的纳粹思想、民族主义回潮倒和我国有点像)

    请考虑一下吧,人类全体意味着什么?我们可是在同一条船上、没有船长和职业海员的船上、只是被迫住在不同的舱里。船坏了沉了还有人是胜利者?问题在于上等舱的人忙着争他们的“国家利益”“商业利润”呢。

    我说,一百年后人们看民主、专制都是旧时代的东西,无非是强权或妥协。人类连为了什么做都没有一个好制度,谈何决策怎么做。决策离不开一种科学:“同时改变复杂系统各互相牵连部件各参量,使系统向可接受方向发展的科学”,那么无论议员、人民、社会精英、官僚组织、独裁者不都是相当的外行吗?理想的未来不是只战斗就可以夺取的。

  30. 补充兼回复:简单的说,这几年(不是“这三十年”)中国政治、思想、文化、特别是网络传播与社会公正,我觉得确是在进;但,是在官僚集团希望大倒退的时候进。这才是我想说的。请看清这力量来自何方,不要乱感激错了人。

  31. 您又回来啦?我们继续谈64?

    这边早已熟知Anti-CNN,应该说从他们创建那一天开始就知道了。
    完全不感冒,他们的翻译也是半吊子;更别说他们的外媒敌对意识。

    https://bitinn.net/2009/05/09/3811/

    既然你爱推荐,这边也推荐几个网站给你——

    http://danwei.org/

    http://shanghaiist.com/

    http://www.zonaeuropa.com/weblog.htm

    http://www.blackandwhitecat.org/

    请去这几个网站推广你的说法吧。如果你受不了,请去Anti-CNN投诉。

  32. 什么?你竟然信Anti-CNN?
    看来你的智力跟美国极右基督徒一样。

  33. @nanako

    请注意“程度”还有“情景”,朋友。

    发达国家媒体的谎言、假新闻、偏见、视而不见有多少,

    中国媒体的谎言、假新闻、偏见、视而不见又有多少?

    发达国家媒体的独立性、客观性、报导水品有多少,

    中国媒体的独立性、客观性、报导水品又有多少?

    他们对待本国、本地的政治、民生新闻时分别怎么样,

    对待各种国际新闻时分别又怎么样?

    你说有很大差距可是我们一定可以赶上,我没法说什么。

    你说没什么差距甚至我们更好,我说你是糊涂蛋。

  34. 无意中看到的

    —————————————————-

    http://www.douban.com/subject/discussion/16742215/

      美国,这个很早就实现通过数字目管理社会的国家。通过网络、电话、卫星系统无时无刻不在俯看监视着自己的国民。
      
      而其国民却几乎清一色的被洗脑一样认为自己国家的制度是最好的,自己的人权是最公平的。(不得不承认,他们至少粉饰的很公平)。
      
      这个国家的宗教精英团体依照自己的意愿,像上帝以自己的形象造人一样,固执的教条主义的利用暗杀颠覆、战争推翻,经济制裁试图把地球上的所有国家都改造成听话的民主的“小美国”。
      
      突然间,为自己活在中国而幸运。至少我们还知道自己的制度还不够好…

  35.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们的更好,如果说过,希望你能帮我找出来,这确实是个错误,发达国家的媒体在不论是国家资源上和经济资源上都有着发展国家媒体无法岂及的优势,所以在内容的视野上和质量上是优于国内媒体,这没什么,但不代表评论就一定客观和和没有偏见,你觉得是中国媒体报道国际新闻客观呢,还是西方媒体报道中国新闻客观呢,至少不记得有堂而皇之的假新闻,也没瞎扯过阿拉斯加的独立进程和科西嘉反抗史

    中国的问题是很多,中国人在找,外国人也在找,中国媒体咨询平台的私有化时间很短,所以大家放不开,国家也放不开,但西方就都放开了吗,比如这次流感,你知道美国的情况有多严重吗,美国都封锁了,媒体都不允许报道新的国内疫情,防止造成恐慌,停止数字统计,取消疫情分布图,国民随便跑,猪肉照样卖,还不许你拒绝,想想当初sars时,他们又是怎样的嘴脸,对中国是怎样的说辞,他们自恃自己医疗发达应付的来,可他们的媒体有想过这对医疗低下的第三世界国家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这么有水平的媒体还要这么没水平的媒体提醒吗

    中国怕西方的反华宣传,西方要封杀半岛电视台,中国媒体对国内新闻畏首畏尾,但也不乏独立客观的报导,西方媒体有独立客观的报导,但对他看不顺眼的国家,无端偏见和极力摸黑的报道也司空见惯,甚至不惜弄假新闻,能分裂你颠覆你最好,为什么西方还有很多人以为中国还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样子,还是黄土,平房,自行车,他们的媒体没有责任吗

    所以,西方媒体和中国媒体,就是五十步笑百步,我们骂国内媒体没出息没骨气,用得着去抬高别人,强调这五十步的区别吗?

    另外谢谢提供的网站,我会看,我也会有我的思考和判断,兼听则明

  36. 俺也来扯~

    你觉得是中国媒体报道国际新闻客观呢,还是西方媒体报道中国新闻客观呢?
    1.西方,因为他们有事实;而中国欠缺事实。
    2.没法比,你是在中国看西方新闻的翻译,和在国外看是有很大差别的。

    你知道美国的情况有多严重吗,美国都封锁了?
    1.证据来自哪里?中国新闻,印度新闻?
    2.抱歉,我认识太多人在美国了,听到中国让他们别回家的声音比较多。

    想想当初sars时,他们又是怎样的嘴脸?
    1.我当时并不在中国,但中国一度隐瞒疫情是国内外都知道的。
    2.除了加强关检,我在国外并无发现特别有针对性的抹黑报道。

    中国怕西方的反华宣传,西方要封杀半岛电视台?
    1.前面是自己煽动的,后面是你听说的。
    2.请看维基百科的半岛电视台条目(英文为佳)。

    无端偏见和极力摸黑的报道也司空见惯?
    1.是中国受不了一点批评,因为没人一针见血的批评过。
    2.我喜欢一针见血的批评,而不是兜圈子。

    为什么西方还有很多人以为中国还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样子?
    1.美国中部或许有两三个不看电视与报纸的人有这种过时想法。
    2.你需要去这些国家逛逛。

    所以,西方媒体和中国媒体,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1.这句话是爱国媒体自己吹的,毫无说服力。
    2.我的亲身体验是,中国的媒体差远了;有胆量说点实话的则被来回换主编(南方与青年报)

    抱歉,我认为你的结论完全错误,请去多些看中立媒体的报道,翻墙,看原文,不仅是关于中国的报道,也包括对他们国内与其他国家的评论。

    笑面男推荐的网站都是偏向中国的,真正有“反华”报道的媒体只有少数几家,但明眼人应该能分辨什么叫做“事实”,什么叫做“虚假”。

  37. 你是怎么想象出美国封锁H1N1信息的?喷也要有点根据。
    SARS时,中国政府故意隐瞒疫情是已经确定的事实。你忘了南方都市报被秋后算帐哪些人了?

    半岛电视台在西方完全可以开通观看。没有任何的法规不准你看,只是政府和一些媒体对其谴责而已。
    而且,半岛在64问题上都不帮中国说话了。请看人家的报道,和搞笑的摄影遮挡:http://www.youtube.com/watch?v=pHmA6z0zdaU。

    最后,不像中国,在外国什么样的人都有,人们有很多对事物不同看法,不同的信念,这些是不可能靠几个翻译的文章就能体现出来的。

  38. 哦,别忘了64的话题,报道的媒体在哪?香港,台湾与海外。
    你找个国内大众媒体来“回顾历史”看看?更别提报道香港的大型集会了。

    想营造全世界媒体和中国媒体一个样的虚假氛围,自便吧。我没空与你原地踏步。

    ——
    补充:64周年被报道的唯一原因是,它很重要,对中国与世界而言都是;这和你愿不愿意,想不想看毫无关系。

  39. 西方,因为他们有事实;而中国欠缺事实
    314也是事实,西方有假新闻早已不是新闻了,这只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例子罢了,也许假的比中国少,不算五十步百步吗

    证据来自哪里?中国新闻,印度新闻?
    我是医疗系统的,我的消息是疾控的,你可以去查查美国有多少病例,这么多病例是怎么分布的,他的病人是怎么隔离的,他们的密切接触者是怎么处理的,也许你还能查到他们会偷偷的加一句,估计感染人数是公布的数倍,没有人知道美国到底真正有多少患者,我们这都知道美国不再认真的计算统计了,他们相信自己对症治疗应付的来,而我们疲于奔命,一点做的不到位就到处是指责

    sars
    早期是隐瞒了,因为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然后卫生部长被撤了,而美国故意在h1n1的疫情上消极对待,模糊处理,也是怕自己国民恐慌,这说明每个国家在对待这种公共问题的考虑的是一样的
    至于世界媒体的反应,在国内反到没听到什么,一出去就是各种指责,你要说有尖锐的,我不否认,你要说没有故意摸黑的,是你太善良了吧

    中国怕西方的反华宣传,西方要封杀半岛电视台
    这个怎么能说是我煽动和听说的呢,如果你对我的措辞理解有误的话,可以这么说,中国怕西方的所谓真相,西方怕半岛的所谓真相,涉及到敏感话题,大家各有顾虑,中国的封杀是不对,但中国的封杀也包含更多是一种姿态,一种抗议你以为那些技术人员不知道还有翻墙这个手段吗,网络过虑哪都有,中国过虑的是国际知名网站,国外过虑的是一些我们不了解的网站,所以印象中的反差才会这么大
    至于维基百科,我们写文章都不许用那个,我听我国外的同学说他们写文章教授也不允许用那个,所以还是不要提他了

    是中国受不了一点批评,因为没人一针见血的批评过
    中国受的批评还少吗,人权,环境,民主,素质,法律,山寨,自由,独立……我到是觉得中国人已经习惯了各种批评了,还具备了一种自我反思的习惯,不知道你的“受不了一点批评”的结论是怎么来的,至于没人一针见血,我觉得网上很多的评论都是一针见血啊,退一万步讲,没人一针见血,又怎么会有你说的有人被撤被换?

    美国中部或许有两三个不看电视与报纸的人有这种过时想法
    北京奥运会使得这种情况改善了,这也是为什么中国需要奥运会这样一个舞台展示自己,至于之前,来过中国的人只是一部分,对中国了解的人很少,和聊过的老外问来之前和之后的差别,都是天壤之别,黄土,平房,自行车是02年我的爱尔兰外教告诉我的,而她来中国的目的只是因为不想服兵役,得去第三世界国家服务一年,选择中国是因为非洲有虫子,中东有宗教仇视而中国她想“满足一下在集权独裁国家挣扎一年的变态心理”

    西方媒体和中国媒体,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这真不要怪爱国媒体,这是我自己的结论,你要是觉得是一步笑一亿步也行,本质对我来说没区别,我不会一味的去信赖某个媒体,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我这么多天的解释,只是希望沉默的大多数不要被反政府的思潮冲昏头脑,能有自己的判断,不要总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一件事,所有人都说他对的时候,我们就要想想他有没有错,同样,一件事,所有人都说他错的时候,我们要想想他有没有其它的可以被理解的地方,中国的话语权是gcd的,世界的话语权是西方的,我们生活在两者的夹缝中,相信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你能说出“完全错误”这个结论,反倒证明你在这个问题上不具备客观性,解释也是白废,不扯了

    最后补充2点
    1.64无论性质如何,对中国的确很重要,但对世界,他真的不重要,世界不缺乏民主运动的血泪史,民主运动的宣传教材上也不缺中国这个案例,真要说与世界有关,那就是一个大国的政治动态对世界政局的影响,这就能理解西方为什么那么关注了

    2.其实在中国也什么样的人都有,人们有很多对事物不同看法,不同的信念,只是不说而已,相信自己的同胞吧,你我不也都是这样的人吗^^

  40. >只是希望沉默的大多数不要被反政府的思潮冲昏头脑,能有自己的判断,不要总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好笑,现在国人到底是被什么牵着鼻子走呢?什么反政府思潮,你上街问问谁思潮过3秒了。我不寄望新一代难道寄望你——开篇就说“所有的国家都一样,我觉得老美更过分”的“中立者”。

    >但对世界,他真的不重要,世界不缺乏民主运动的血泪史

    世界不会遗忘任何一次血泪史;对一个有14亿人的国家来说,更加不应该遗忘。

    >人们有很多对事物不同看法,不同的信念,只是不说而已

    扯淡,是不能说。你到现在也不敢在本文话题上下个观点,你直说64是悲剧还是闹剧不就行了?世界形势扯了这么一大圈,也只有“20年前的一个大家都有的错误”以及“现在对事件的定义还是可以接受的”的避嫌论点——问外交部发言人还获得多些信息。

    >反倒证明你在这个问题上不具备客观性

    哈哈,眼见是错误的还支持,公正批评你也不肯听,你的客观有什么用?
    哦,政府觉得有用。

    >不扯了

    不送

  41. 写论文是可以引用维基的,但大多数时候我们都直接引用维基提及的引用源,因为后者有深入内容讨论;当然也有人喜欢以偏概全,把“不能直接引用”理解成“维基没有事实”了。

  42. @nanako

    安啦,别拿外国民众不了解中国说事,中国民众了解金砖四国剩下三国:巴西、印度、俄罗斯吗?还有很多人以为东欧各国水深火热、民生凋蔽,这不是一样的嘛。

    我DeJ的观点很明白,所谓差距是向我们提出的一种可能。

    西方商业媒体、个人媒体、网络传播等等本来就没人要你盲信,没必要照搬。重要的是中国的该是怎样,你觉得自己该做什么。

    附:科学是思考、怀疑、求证、尊重事实,以及互相交流,没有主客观之分,量子力学甚至否定了[人类等观察者]观察的客观性或者说“非观察者”性。

    至于某些哲学弄出来的“客观”(伪),其实也不过是一种比较简单易懂的主观方法,逻辑上也是有点缺陷的。

    主观方法有很多种,差劲的愚昧的比比皆是,但是有价值的更多,需要好好学习的。别自以为自己的主观方法就“极好”(或自称“极客观”)了。

  43. 学生与政府的对抗因其持久性而代表了极端中产阶级的反政府综合症……学生尤其对现代世界和西方先进国家推崇备至。在他们的心目中存在着两种极大的差距,一是现代性原则——平等、公正、共同体、经济福利——和这些原则在他们的社会中实现的程度之间的差距,二是世界先进国家中实际状况和他们自己国内的具体状况之间的差距。Lipset写道:“当然,在所有国家中,现实一般总是与原则有出入,年轻人,特别是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子……对此感受特别强烈。因此,各国受过教育的年轻人,都早熟地支持理想主义运动,比成年人自己更加坚贞不渝地崇尚成年人的意识形态。”这些学生们对自己的国家感到羞辱并与之相疏离,他们热切地希望重建自己的祖国,将其推向世界的前列。在与自己的家庭以及传统的规范和行为准则相离异的情况下,学生们更加彻底地与抽象的现代性准则相认同。这些抽象的准则成了他们评价自己国家的绝对标准。非把社会彻底地加以重建,不足以满足他们的愿望。

    ——《变动社会中的政治秩序》,萨缪尔·亨廷顿,1968年。1988年三联书店版第330-332页

  44. In addition:

    ———

    The most important political distinction among countries concerns not their form of government but their degree of government.

    ———

    The primary problem of politics is the lag in the development of political institutions behind social and economic change

    ———

    [Political Order in Changing Societies] – Samuel P. Huntington

  45. Haven’t read the book myself, but looking at the summary of his argument:

    Huntington argues that, as societies modernize, they become more complex and disordered. If the process of social modernization that produces this disorder is not matched by a process of political and institutional modernization–a process which produces political institutions capable of managing the stress of modernization–the result may be violence.

    leaves me with the impression that Huntington is rather supportive of gradual political reformation, for the sake of economic or social stability. But it would neither falsify nor suppress the legitimate attempts to speed-up controlled-transitions: which is what ppl are looking for these days.

    anyway, we are getting grossly off-topic here, I guess the best testament will have to be, “time”.

  46. 真搞笑 我們當年是一堆高中生被流放到某個二級縣城師專去借讀 然後因為對某個教導主任(女的)不滿 半夜一堆人去操場上吼 結果第二天局裏面的就來了 原來他們偏偏就碰巧撞上了這個日子 後來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其實局子裏面的人不來可能這事情還能封鎖得久點啊XD

  47. 作为生活在“世界上最大局域网”中的一员,我个人觉得这件事跟1968年法国巴黎的学生运动有相似之处。同样可惜当年参与其中的广大学子们他们或多或少的因这事前途受到了影响,他们都可算是文革之后的精英一代啊。但对当年运动的一些组织者…呵呵…墙外的东西不太方便看到,但还是能看到这些年飘进墙这边他们的言行。对不起,我不喜欢被人当枪使,好歹土鳖共当年真是抛过头颅洒过热血的,嘴炮民主人士凭什么让墙内的人流血牺牲他们摘果子?
    至于土鳖共,谁叫人家当年土鳖没经验呢。放现在这事件顶多一群体事件处理啊。需要出动军队么…还是连头盔都配不齐的军队(当年也没啥镇暴装备)…现在防暴警察处理了事至多武警出场啊。
    另外tg这些年对这件事的定性也是在变的啊,越来越淡化这件事了。从“反革命事件”变“政治风波”了。你要墙内的媒体纪念什么呢。。“纪念XX政治风波XX周年“么..我可能被洗脑了吧我怎么觉着这听起来那啥呢(绝无冒犯某些人的意思)。
    看着东欧剧变后前华约集团那些国家的目前的状况,我不觉得对于中国来说这是条合适的路。毕竟中国城市居民没有郊区别墅可以种土豆(请参考当年俄罗斯),也没有那么多资源可卖(还请参考北极熊)难道卖人发展娱乐产业么(请参考苏联解体后东欧各国蓬勃发展的娱乐事业)
    ps:1.(如果谁有东欧国家92年后状况有当年好的可以贴数据打脸)
    2.其实卖人可以参照下《黑礁》里面的罗马尼亚双子,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真的,我对铁血战士大战齐奥塞斯库的wiki绝望了。

  48. 另外现在的土鳖虽然比过去有进步确仍然脑残啊。。比如被美帝渗透了的”真理部”。。。和谐wiki。。完全忘了“这块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繁体版wiki某些敏感词条。。唉 不说了。
    最后补充句:谢绝跨省追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