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舆论导向到舆论引导

千年中文的伟大与精妙用在宣传上会怎样?你知道导向(Guidance)引导(Channel)的区别吗?我在阅读港大传媒研究中心的文章前并没有在意这个细节。也许有人会用简单的“堵”和“疏”解释这两个方案,但疏的艺术,却不如你想像的那么肤浅——如何用舆论的口水托起红色的方舟,的确是一种堪比奥威尔先生的文字艺术。

image via CMP

Author: 店长

The Master of BitInn

4 thoughts on “从舆论导向到舆论引导”

  1. 面对满屏的鸟语刚脱离三年干旱的毕业生表示压力很大

    个人从中文来看,阴道只是导向比多了层积极的主动意味,并不是完全事件发生后的被动技能,且行为面更大而已。不过当下社会主义优越性完全没有体现,全然只是西式民主单向渗透,无论如何操作都只是添纸糊墙

  2. 话说看都没看就直接填个名字点了发送,原地打回一片空白,这就是鸟语不敏感的结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