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此记录,台湾FF19的前车之鉴

先简单解释事件的来龙去脉——

近年来日本coser,社团乃至ACG业内大手去台湾参加商业/同人展的阵容和次数都越发频密;本来这是产业发展的好征兆,然而在最近的Fancy Frontier 19(也称FF19或开拓动漫祭)上却闹出了日本Coser被请出场与社团被强制撤下看板的不愉快事件。

通过从twitter与台湾aniarc上了解到的情况看,无论是coserうしじま被请出场,还是社团松本ドリル研究所被撤下看板,均出于以下几个理由——

  • 参与者向举办组织与在场媒体提出“贩卖刊物的内容超出允许范围”。
  • Coser的裸露穿着引起包括台视与一电视(Next TV)等主流媒体的追逐拍摄。
  • 组织者已经提出了口头警告,要求撤下相关刊物的宣传看板,但社团仅对看板做“打码”处理。

最终导致Fancy Frontier组织方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处置决定,并请求其他日本社团尊重台湾与日本在“成人向上的定义区别”。

参考这次台湾FF19事件,国内同人展是否能学习到什么教训,避免类似的不愉快事件发生?例如说——

  • 自我审查:FF这次的应急措施是难免的,如果纵容这些摊位继续贩卖,让媒体自由拍摄,事件很可能不只是“打码新闻”这么简单;如果上升到社会乃至政府管制的层面,可能对整个ACG业都造成负面影响。
  • 缓冲机制:美国游戏业在出现来自社会针对血腥内容的指责时设立了ESRB,不管你是否喜欢它,它却是游戏业和政府之间最重要的缓冲带。如果当时游戏业没有主动建立该组织,美国政府很可能会直接管制干预,对业界创意实行更严格的管控。

望台湾FF19的前车之鉴能给两岸同人展都敲个警钟;别等爱好者以外的人来敲警钟,那时就太晚了。

衍生阅读:

我知道,我也很想看松本ドリル研究所是怎么给看板打码的……

Author: 店长

The Master of BitInn

5 thoughts on “谨此记录,台湾FF19的前车之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