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kon 2012 – 平野绫、虚渊玄的观众问答与媒体采访 (节选)

image via inode

原文出处

  1. Otakon 2012: Gen Urobuchi Fan Panel – Anime Diet
  2. Otakon 2012: Gen Urobuchi Interview – Anime Diet
  3. Otakon 2012: Aya Hirano Interview – Anime Diet
  4. Aya Hirano Q&A – Anime News Network
  5. Gen Urobuchi Focus panel – Anime News Network

翻译与整理店长@比特客栈

前言——

美国Otakon是北美地区比较出名一个ACG向活动,从1994年开始,他们每届都会请日美业界内的一些名人来参加会议并设立观众提问的环节。2009年山本宽在Otakon的发言就曾引起过日本阿宅的各种讨论;2012年,Otakon请来了日本业界的两个话题人物——平野绫与虚渊玄,两人的回答都有不少值得一看的亮点。以下是我们翻译的报道。

平野绫

观众提问环节

Q1:《妖精尾巴》里主角纳兹与露西成为正式官配的机会你觉得有多大?

A1:说实话我自己都想知道!这是我从作者真岛浩老师那里听来的故事——作者在主要人物之间建立正式官配的时候总是不得不再三斟酌。虽然很多读者说他们更想看到纳兹与露西走到一起,但支持另一组合露西x雷欧(洛基)的读者也不少。你怎么看呢?

(观众回复,当然是露西与纳兹的组合)

如果你看过近期上映的电影版的宣传短片,其中有一个纳兹哭着拥抱露西的镜头,真岛先生对那个镜头是有特别感情的。希望你有机会能看看,此外你的日文说得很好。

Q2:你演绎过这么多脍炙人口的角色,有哪个你自己是特别有感情的?顺便想请你以《死亡笔记》里弥海砂的声线说几句话。

A2: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吧,凉宫春日是我记忆最深的一个角色,演绎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或许是我对她感情至深的理由。但就我个人生活习惯而言,《幸运星》的泉此方或许与我更相近。至于弥海砂的请求,我说几句她的台词ok?看好了~

(没视频没真相)

Q3:如果我没记错,你在2012年将继续声优的活动;我想知道来自观众的批评对你有什么影响,你是怎么面对这些批评的。

A3:作为一个声优,你会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工作上。在为一个系列献声的同时,你也期待着下一个角色的机会。我从朋友与观众那里收到过激励,建议甚至批评;无论是哪种,我会接纳这些不同的声音并努力做到最佳,不让这些观众失望。

Q4:和水树奈奈一同工作你有什么感想吗?

A4:她是一个出色的前辈,与她在Animelo的演出是一段美好的记忆,我希望自己也能和她一样出现在更多的演唱会与动画作品里。你兴许知道我在《白色相簿》里也与她有过合作,希望今后还能有这样的机会。

Q5:身为一个歌手与声优,你自己有什么特别喜欢的音乐嘛?不一定要局限在日本国内。此外你在声优演出时与谁合作的记忆最深?

A5:我是个希望广听各种音乐类型的人,不仅仅局限于我爱好的日本与海外歌手。日本国内的话,椎名林檎是我喜欢的歌手之一。我记得高中的时候我很迷Avril Lavigne(艾薇儿),我第一次学会弹得吉它曲就是她的歌;最近我比较喜欢的是Lady Gaga与P!nk的歌。说起来我曾经为美剧《CSI》里Taylor Swift饰演的角色配过日文音,你看过那集吗?当然那集她没有唱歌,但我好歹配过她的日本版并见她真人,所以我也是她的fan啦。说起声优,也来参与本届Otakon的柿原彻也应该是第一个吧,毕竟我和他在《妖精尾巴》与《武装机甲》里演过很多对手戏。我和《幸运星》里配美国宅Patty的佐佐木望也关系不错,经常一起去吃饭唱K什么的,我和她经常选角色CD的歌曲来唱。

Q6:我们都知道你经典的“此方声线”,这是你的正常声线之一吗,还是花了很长时间研究的角色专用声线。

(在场的翻译尝试让平野绫用此方的声线回答这个问题,不过她好像有点忘记了。)

A6:抱歉,这真是好久以前的声线了。(说了几句台词)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在美国说她的台词呢!不过此方的声音还真花了一番功夫,《幸运星》和《凉宫》几乎是同一个制作班底,我被告知在凉宫大热之后,他们希望创造一个能与凉宫名气匹敌的角色形象。于是就有了这个声线嘶哑的版本。

(在场的翻译问观众,但这是个好声线吧?全场鼓掌。)

Q7:你在《信赖铃音:肖邦之梦》里为Polka配音,可以谈谈游戏配音与动画配音的区别吗?

A7:不知道你听说没,为游戏配音的方式与动画有很大区别。游戏配音基本都是声优单人独自完成的,你坐在一个小房间里,面对着那~么高的台词本,花N个小时念完所有台词。这是一个近乎孤独的工作,和一群人配动画会更加轻松愉快。

(翻译补充问到,你觉得你在组队配音时的表现会更好吗?)

把握一个角色与你的距离和亲密度是困难的事情,与面对其他演员做出反应完全不同。动画配音时我们偶尔也因为排期的问题不得不缺席,但通过耳机听到他人的声音与站在那人身边是截然不同的。例如说当我们独自录音时,不同演员的声量也不尽相同,当然这也是导演们会去解决的问题。

Q8:回顾你演绎过的角色列表,你对强势、独立和特立独行的角色似乎情有独钟。这是你在日本的生活经历影响了你的抉择吗?

A8:你对我个人的想象可能出于我配音时那种健康,精力充沛的形象?事实上我是那种愿意呆在家里安静看几本书的人。我在高中被同学戏称为“凌波丽”,因为我是那种寡言的女生。直到我演绎凉宫之前,我不是那种会主动表达自己感想的人。这么想来,我觉得凉宫这个角色让我在表达自己观点时比以前自信了。

Q9:作为一个声优与歌手,你觉得哪份职业更加困难些,有什么理由嘛?

A9:它们都有自身的困难。作为声优,你必须为角色创造它特有的“角色形象”;但唱歌恰恰相反,我希望表达我自己,让别人听到我的歌声——这两者就像硬币的两面。两份工作对我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我想同时做好两者。

Q10:(一个穿成《这样算是僵尸吗》的Coser问)你可以谈谈《化物语》和它的前传么?

A10:你的服装很棒!《化物语》我只参加了Drama CD的制作,因此我对动画系列几乎没有了解。不过我是小说原作的爱好者,对前传的动画化充满期待。

Q11:你对你的忠实爱好者在网上发布破坏你CD的照片的行为有什么看法?

(在场翻译接过话:你真的希望我翻译这段提问?除非你非常希望提这个问题,我不会做出翻译。这是一个爱好者活动,大家都有权提出自己想问的东西……你是否希望换一个问题?)

A11: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的关心。

(后来媒体采访时,记者们发现平野绫其实能听懂大部分英文提问。)

Q12:你在唱歌或配音时的音域都非常广,你是怎么保持自己声线一直完美的?

A12:我对我的声线可谓呵护有加,不仅很多时间要戴着口罩,还在家中设置了相当多的空气加湿与清新器。我试过了你能在市面上找到的每一种润喉产品,从喉片到饮品。即便配音本身不怎么涉及体能运动,但我也尽量保持自己的健康,尝试在家中多做些运动。

Q13:我对你一直很钦慕,我看过你参与的每一款动画,是你让我进入配音的行业,我想成去日本成为声优。你能为一个美国人提供一些建议吗?我希望为全世界的作品配音!

A13:太棒了,希望你能来日本,期待与你合作!

(观众回答,我会来的!)

(在场翻译,谢谢你的提问,等等,这是个提问吗?)

Q14:感谢你多年来的献声。我还记得你最早的作品,《天使的尾巴》里的桃桃。你认为你演绎过的最富挑战性的角色是哪个?有啥理由吗?

A14:感谢记得桃桃,我的第一个角色,那年我14岁。我们配音时最早拿到的,是对应角色的表情一览与作品系列的相关介绍。绝大多数的时候,我嗓子里出来的一个声音就是我对这个角色的判断。当然导演会说你能不能高音些,低音些,听起来年轻些,但整体而言,起始决定的角色演绎会一直用下去。至于最难演绎的角色,当然凉宫和此方都有它们的难处,不过你听说过《天使特警》吧?那年我才14-15岁,缺乏声优经验,虽然角色样子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但她的设定年龄却是数百岁。我在创造这个角色时花了不少心机。作为一个年幼的声优去演绎一个年长的角色,也给了我很多累积经验的机会。

Q15:你觉得坂本真綾在《伪物语》系列里的忍野忍演绎怎么样?如果让你去做,你会有什么不同的演绎方式吗?

A15:其实我很喜欢坂本真綾,还有她好几张CD,实在没办法把我自己与她相提并论。我为忍野忍配音的机会并不多,所以真要比也缺乏参照物。说实话,我对原作与坂本真綾如此喜爱,我更愿意把自己当作一个观众来欣赏本片。

Q16:作为一个尚在成长的新人声优,想知道你对任何希望成为声优的人有些什么建议?

A16:我认为你需要把注意力放在创造属于你自己的独特声线。你不需要有太多的声线类型,只要有一个非常好的就行了。

Q17:你最喜欢当声优的哪一点?

A17:我10岁进入演艺圈,声优的工作让我摆脱了很多产生不自信的包袱与情结。例如说由于我长得比我的实际年龄要小,无论我获得什么角色机会,她总会是一个比我更年轻的角色。成为声优之后,我不需要担心脸部的问题,可以演绎不同年龄甚至不能性别的角色;声优工作允许我活在我希望生活的世界里,这是我喜欢它的最大原因。

Q18:你说演绎凉宫寄予你自信,我想说,观看凉宫给我添加了自信,谢谢你。

A18:非常感谢你的赞誉,这让我心情愉悦。

Q19:你的衣着总是那么有特色,你有特别喜欢的牌子或设计师吗?

A19:很高兴听你这么说,我喜欢……日本的品牌?但实际上我啥都穿。

(本文译者:谁说美国没有高端黑? )

Q20:我对歌唱与戏剧也很感兴趣,我发现当自己与题材内容特别有共鸣时,或当一组演员都发挥出色时,作品的水平就会特别抢眼。你自己最喜欢的项目是什么?

A20:我会选凉宫。她不仅教会了我自信与勇气,更像是惊醒了我遗忘的一部分记忆。演绎凉宫是我自我发现的一个过程。你们都看过凉宫《Live Alive》的演出吧?那首《God Knows》的画面就是他们拍下我演唱这首歌的面部动作之后画下来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演唱时的样子。虽然凉宫只是我演绎的一个角色,但她看起来就像是我自己。

Q21:你闲暇时间有什么爱好吗?

A21:我养了两只猫,我的主要爱好是逗猫。我父亲现在正照顾着他们,虽然我经常收到它们的照片,但还是很担心很想念他们。

(在场翻译补充,有名字吗?)

我叫它“道长”,名字来源于日本平安时代的藤原道长,你们可能不认识这人。

Q22:我有个请求,你可以用《圣痕炼金士》的声线说句台词嘛?什么都可以!

A22:什么都行?嗯……这片子里不少“有伤风化”的台词……你们可以给个建议嘛?我对我自己的选择没什么自信~

(观众喊,请选择你认为最擦边球的台词!)

真的?她(卡恰)基本上就是个S……我觉得我没办法在你们面前表演这个,太羞耻play了!

(观众喊,求你了!)

怎么办好呢……

(然后她表演了一段,补充道)

请务必不要翻译内容了!

(译者喊,没图没真相!)

Q23:(一个穿成此方的观众问)作为你中国fan之一,希望你能更多的去其他地方演出。你在Animelo Summer Live有计划出场吗?我们已经两年没见到你了。

A23:Animelo Summer Live等活动我仍有一些计划不方便公布。过去两个月我在为自己的新专辑《Fragments》四处巡回演出,而下一个新专辑的日本发布日期也快定下来了,望你们能尽快见到它。我很高兴能首次有机会到韩国演出,希望哪天能到美国巡回。明天我会在Otakon的大台上表演,这是我在美国的第一次“个人演唱”,希望大家捧场。

(观众问答栏目到此为止)

媒体采访

(译者:与之前重复的一些提问就跳过了)

Q1:如果让你的选择,你喜欢现场演出还是录音?

A1:录音时我会选择尝试不同的路线,例如说调整音调。相比之下现场演出时我能得到观众们的即时反应,这种高能量是我热爱的。

Q2:如果你有机会重新“出道”,你会选择改变什么吗?

A2:我觉得我已经出道三次了……当了声优蛮久,以前则是童星。现在的我确是比以前年龄大了,我不像以前那么有自信去卖萌了。

Q3:你怕被观众局限在凉宫的印象里吗?你有没有演绎过一个你自己都觉得惊讶能演好的角色?

A3:凉宫是一个强势的角色,我也从她那里获得不少能量。我希望观众们能看到自己凉宫以外的那些角色演出。此方是其中之一,虽然来自同一个制作组,却有完全不同于凉宫的设定。这点上我希望自己能展示给制作组看,我可以做到一个没有凉宫影子的角色;我没想自己能做得如此出色。

Q4:你似乎总是在忙碌,你是怎么保护自己身体健康的?

A4:其实我很喜欢忙碌的感觉,因为我觉得自己的工作充满新鲜感,甚至有“解除压力”的共用。在工作上忙碌的时间,也是我最健康的时间。

Q5:你之前说会带口罩保护声线,是什么时候都戴吗?

A5:在家的时候我只要有机会就戴着,有时也会在公共场合戴。

(媒体采访结束)

虚渊玄

观众提问环节

(译者,两个记录版本的内容有差别,翻译贴近ANN的文字记述;据编辑叙述,虚爷好像是穿着Assassin的外套,以上面的方式入场的;他脱掉外套后露出了里面QB的衬衫。)

Q1:你和奈须见得多嘛?他长成啥样?

A1:我之前把家搬到他对门了,此人的魅力绝世无双啊。

Q2:当我发现魔女们是前任魔法少女时……(这观众突然失语)……你是不是为每个角色创造了她们自己的故事?

A2:我事先并不知道这些魔女的背景故事,原设亲自创作了她们的形象与故事线。接下来的剧场版故事也是制作组告知我魔女背后的人设。

Q3:有准备为Fate系列做更多的剧情更新吗?

A3:目前不大可能,主要是没档期了。不过如果他们提出这个请求,会是非常有吸引力的邀请。

Q4:假如你有机会成为魔法少女(全场大笑),你会签约吗?你的服装是什么?

A4:我是一个相当多疑的人,要我突然收到这么美妙的邀请,我的第一反应是去怀疑它是不是恶魔。而我首要目标也会是找出这个恶魔的真身与目的。

Q5:据说新房要求你修改《魔法少女小圆》的结局,这是怎么回事?

A5:在某次配音环节时新房建议说,沙耶加其实并不一定得死。但我的判断是,为了让观众真正理解小圆最后为什么要成为圆神,沙耶加的死亡是重要的。事后新房对我说,这些中学生肩上承受的压力真是太大了一点。我们在剧场版进一步探索了这个话题。

Q6:Shaft与ufotable的合作方式有什么区别吗?鉴于它们动画风格的差异,你的写作有什么变化?

A6:每个制作组都有他们很独特的制作风格,你要小心行事才能与他们达成一致。我经常被他们所惊讶,这就像在星际旅行的“进取号”上工作一样,让人激动不已并且回报丰厚。

Q7:在《小圆》剧场版上有什么可以透露的信息?

A7:不知道我该不该说,因为《小圆》的世界观是“平行世界”,所以包括漫画版都可以生产相当多的“番外篇”。至于剧场版,则是紧接着TV系列的剧情,主要讲述晓美焰的故事。这是我能透露的全部信息。

Q8:收集人类情感的点子是从哪里来的?

A8:人类情感是很特别的东西。我想象敌人最初的打击目标就是人类最宝贵的东西。

Q9:如果你是Master,你会选哪个Servant?

A9:Archer会是最可靠的选择。(观众鼓掌)

Q10:为游戏软件创作剧情与为动画创作剧情有什么区别?

A10:取决于作品类型,两者可能会天差地别;PC游戏的文字创作与动画剧本的构成是恰恰相反的两种创作。文字类游戏(视觉小说)的价格通常相当昂贵,大概为10到20本书的价格,为此制作组不得不加入很多元素让玩家满意,包括那些可能无关紧要的边缘剧情。剧本构成则相反,原设与监督们会填充缺漏,所以你不需要在稿件上多废话。我觉得自己更适合这种“简洁”的写作,这也是为什么我的动画作品受到好评吧?

Q11:《Fate/Zero》里“三王”背后的创作灵感?

A11:我接到的任务是创作一个能与Arthur和Gilgamesh成为三角对立的人物,要有自己的个性,并且能与他们正面对抗。

Q12:和岩上敦宏与新房昭之的工作感想?

A12:两人都不是急着走先手的类型,他们通常都在等我走下一步棋。

Q13:《小圆》以外的剧本创作经验?

A13:我和板野一郎在《Blassreiter》合作过,他教会了我什么叫做“剧本”;然后我又和黑田洋介一起工作过,他教会我剧本背后的“创作精神”。我把这两人看作我的启蒙老师。

Q14:你对《小圆》的音乐创作人梶浦由记有什么印象吗?

A14:我很久以前就是她作品的fan,她曾为一部由新房执导的作品《柯塞特的肖像》创作曲目。当我们在讨论《小圆》的时候,我提起我对“愿望”的幻想基本来自她的配乐,新房把这件事转达给岩上敦宏之后,岩上敦宏就找来了梶浦由记参与制作。我和她见过几次面,她对作品的故事相当了解,几乎通读剧本。

Q15:《小圆》从其他魔法少女作品里借鉴不少模式,你觉得哪款作品对你影响最大?

A15:我们的目标是不向任何魔法少女系列做明显的“致敬”,但既然是新房的作品,《魔法少女奈叶》自然是首选。不过岩上敦宏是在了解了Fate系列之后才招聘我的,于是我选择了从《柯塞特的肖像》中寻找灵感。

Q16:你有没有自己最喜欢的作品角色?或者与你自己特别相似的作品角色?

A16:我尝试在我创作的角色们之间保持中立。但有一点是共通的,每当我设计一个角色时,我总是在他们身上留下一个与我近似的属性,这样我就有一个可以联系他们的挂钩。至今我没有创作一个与自己完全不相同的角色。

(观众问答栏目到此为止)

媒体采访

Q1:让我们先从简单的话题开始吧。你最近在看什么动画?

A1:是“还在播放”的还是“已经完结”的?

Q2:那就说说“已经完结”的吧?

A2:《坂道上的阿波罗》和《钓球》,因为他们在电视上是连着播的(都是noitaminA栏目)。

Q3:观众对你的印象是比较“黑暗”的剧情,是什么让你如此乐于创作这类作品,你想传达什么特别的信息?

A3:我在80年代对动画产生浓厚兴趣,那年头没有“萌”,几乎所有作品都是“黑暗”的。我只是想把老风格带入新作品里。

Q4:我们听说你早就想好《小圆》的点子了,为什么花了这么久才制作出TV动画。

A4:这不是我故意的,Shaft制作组的档期真是排满了。

Q5:《小圆》的结局似乎一些更底层的暗示,可以向我们说说你的宗教与信仰吗?它们对你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A5:(思考了一阵)魔法少女类型的动画世界总是充满着情感、宽容与快乐,《小圆》的出发点是如果这些情感与少女完全分离,变成自成一体的东西会怎么样。

Q6:有不少同人作家向你的作品风格看齐,但他们大多数有自己忙碌的人生,工作、家庭或者事业。你对这些有志向的作者们有什么建议吗?

A6:这和时间多少并没有太大关系,我觉得它大多数是命运。创作剧本并不是特别耗时的事情,但寻找灵感却是。时间与训练并不能给你增加灵感。这几乎是在碰运气。作者们常常来自社会不同的阶层与职业,没有一个恒定的配方。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机会与灵感来了,你必须抓住它们。有忙碌的生活或许对写作更为帮助,因为你可以把生活经验放在写作上。

Q7:你收到过让自己特别记忆深刻的爱好者邮件吗?

A7:我好像不怎么收到这类邮件。只有当其他人提及我的作品或赞誉它们时,我才觉得这些邮件是爱好者邮件。

(媒体采访结束)

全文完。

PS:推荐大家看看Otakon的其他采访与业内报道。包括柿原彻也的问答栏目,这位同时擅长日英德三种语言的声优用他《神薙》里经典的It’s a sony吐槽以及在《天元突破》里西蒙的演绎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其实柿原彻也的问答或许更有意思——包括他自称保护嗓子的最好办法是“喝酒”,以及“为啥声优除了出CD外,很少参与电影或电视剧制作(因为录一集24分钟的动画要3到4小时)”,以及拒绝承认自己唱过《变身公主》的OP,或参与了《ファインダー》系列(BL作品)Drama CD的制作。

Author: 店长

The Master of BitInn

9 thoughts on “Otakon 2012 – 平野绫、虚渊玄的观众问答与媒体采访 (节选)”

  1. 其实我也想吐槽aya那张配图…

    老虚和蘑菇居然是住对门的?那楼里夜晚是不是常有魔法少女和servant出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