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rt of Cultural Export – 文化输出的艺术

前言:人文奥运,此等国家大事显然不是小小比特客栈能独力承担的,除非本拉登发布自拍视频支持人文奥运,这将是店长最后一次提及此词条。既然是最后的晚餐,我们不妨将话题扩展下,说说中国是怎么在人文奥运的宣传战中处于严重下风的。

唉

各位不妨为可能影响你健康的下文做好心理准备,现在合眼,深呼吸,想象你是一位北欧的年轻人,职业是写字楼文员或小学教师,平常喜欢和朋友出去喝两杯,偶尔上网咀嚼头条新闻,要不就在工作地点旁的星巴克里品味报纸。总之,虽算不上富裕,你的生活总还平静,甚至有个异性密友常伴左右。

你是否喜欢清闲生活和本文无关,重要的是接下来的故事。假如最近你喜爱的报纸/网站上常常提到北京与奥运等等关键词,你毫无疑问会将两者联系起来。“对啊,奥运又到了”,你对自己说,或许还会联想到“和另一半恋爱也是4周年”之类的话题,你也许会真心祝福北京好运,就像祝福自己的爱情。

但不知从哪天开始,那些用北京奥运打头的文章却开始以西藏骚乱结尾,你感到疑惑,不解甚至有被欺骗的感觉,就像那个一边送你中国制礼物一边“偷吃”的前任情人。人是适应力非常强的动物,你迅速建立了臆断的自我保护思维,虽然不像那些上街撒野的朋友般主动,你还是暗地里排斥这国家办的奥运。

好,旅客,请你醒来。请问你能称这些人为少数极端份子吗?他们生活,与北京奥运毫无利益冲突,他们对奥运的不满是对中国的刻意中伤吗?不是。但信不信由你,这样的人在所谓反对北京奥运群众里占据了绝大多数席位。国内流行的说法是西方世界需要开打心扉去理解中国文化,但我们给了什么让他们理解?made in china的iPod?和它国签订的经济贸易合同?

不好意思,百姓看不懂这么微妙的暗示,国内外奥运火炬传递支持度的反差是有力证据。缺乏大众认同,尤其是容易受大众媒体牵制的青年人,是奥运宣传受阻的主要原因。然而祸不单行,人文奥运,不仅在文化输出的道路上迷失,如今更面临着国内对西方媒体一轮又一轮的杯葛与抵制,大有下胎死腹中的风险。

“文化都摆着这里了,他们老揪着政治不放!”

“给人侮辱了为什么不能还击?!”

“表示真正的爱国主义!”

“中国的怒吼!”

这是当下非常普遍的抵制借口,更是国内大众媒体煽动同胞的杯葛前提。笔者要给这些人与媒体起个外号,老鳖探头。没错,就是那半天才伸个头出来惊恐的左顾右盼的水鱼,也被人文的称为王八。他们的特性就是少有不满就龟缩,仿佛世界都要围着它转才顺心崭露头角。中国文化输出稍见阻力变成老鳖探头,有如昙花一现,云霄飞车,老外又不是24小时盯着中国新闻,才看不到你的全民亢奋!

从一个极端转向另一个极端,从热诚开放到针锋相对,中国的国际评价随着奥运逼近不升反降,毫无疑问会给北京奥运抹下阴影:倘若奥运的举办因此受到影响,这些爱国者将是同犯,和挑衅的西方媒体同罪。

不要将奥运政治化”。在奥运前夕抵制国外产品,不管你打着什么名正言顺口号,就是最经典的将奥运推向政治的不负责任兼自相矛盾的做法,对于外国人来说尤其如此。进一步说,要搞文化输出,除了奥运和主权的核心议题不能让步,其他话题我们必须克制,即便有媒体刻意中伤

何为成功的文化输出?我们需要从历史的对手身上学点技巧,你知道我在说谁——日本。这里不拓展思维,就谈大家耳熟能详的ACG,动漫文化。不过在大谈娱乐之前,让我们来点历史教育。

旅客们应该知道中国与日本的历史关系,以及我们为什么至今仍有强烈的排日意识,但你也许不知道在二战开始之前美国就出现了强烈的排日浪潮,而日本偷袭珍珠港进一步刺激了美国人民与政府的神经(与今天9.11在恐怖主义上的影响力类似)。当时的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签署了执行令9066,将为数逾11万的在美日本人,包括美籍公民,全部强制收容到所谓的“战争重置营”里,剥夺财产和限制人身自由。这个执行令在3年后才被最高法院判为“违宪”,这段期间累积的紧张关系至今没有完全消除。好了,下课。

但如果你上网看,就会发现美国的新一代对日本文化很感兴趣,说实话,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他们如此感兴趣,历史上的不信任似乎都可以通过文化交流化解。The Escapist最新一期将话题重点设为日本在欧美文化的影响力,其中一篇Konnichi wa, Nihon!说得特别直白。

很难相信这么一个受压迫的社会能打造如此有创意的作品。他们看起来并不介意孩子与抗议团体,物理极限等等微不足道的疑问无法阻碍他们的创意挥洒,动漫人物只需要在意自己的抉择“符合道德”就够了。

……

(日语班上)没有人说他们喜欢动漫和游戏,他们说“我喜欢日本”。言之极是,没人会为一个正常爱好投入这么多时间,这已经是沉迷了,我也是沉迷者之一。

如果在这之前你问我有关日本动漫迷乃至宅男的话题,我定会以鄙视的口气描述他们。但自从我和他们之间有了共同语言,我开始理解和认同这些日本次文化,迷恋这个完全不同于我祖国的社会,这种经验对我很有好处。

“这种想法是多么的幼稚!”你会说。

我同意,但初期就“成熟”的文化输出你见过么?为什么我们的真诚没能打动西方人?为什么我们有如此丰富的历史却始终淘不出一块像样的敲门砖?

老鳖探头

日本擅长我所说的文化输出,不是建个博物馆被动的让老外来游览(还要通过反CNN检查,缴纳参观费,恭恭敬敬者才能入馆,不被冷落才怪),而是主动出击,攻其不备。专家将文化输出解释为“文化入侵”或“文化洗脑”……甭管他们怎么形容,现在中国就缺日本那决心,加上内部缺乏竞争和创作空间,才会在文化战场上节节退败,乱抱佛脚

日本与中国文化输出结果的大相径庭,撇开时间不谈,另一个原因是我们选错了洗脑的对象,日本选择了其他国家的下一代人口,我们则选择了他们的当代人口。想象一下,这就等于在说日本的Hello Kitty是早期胎教,她的形象与Lego一般,是新一代人幼年便开始的爱好;而我们的奥运宣传却偏偏选择了听众的叛逆期来说教,用家长式的“你们啥都不懂,来中国学习下”口吻宣传奥运,其效果可想而知。

亡羊补牢,停止你们无意义的抵制,和西方人民互刮巴掌并不能减少脸上的痛楚。一个成功的奥运比你炸掉商店里的电视冰箱空调有说服力多了。说实话,在家乐福成为受抵制对象之后,国外只有三种反映:

  • 负面报道,中国年轻人自爽没啥好管得,只能说明他们没见过大风大浪;

  • 片面报道,政府暗自组织?恶性商业竞争?西方信息封锁?读者看得很高兴;

  • 全面报道,读者认为媒体是亲共产党的枪手,坚决不信。

没有第四种你想要的结果,别天真了,你的呐喊早在太平洋上沉没。要抵制的话,政府大可手掌一挥提高关税,结果也不过是两败俱伤罢了。

笔者有理由相信我们的媒体会继续煽动对西方媒体的憎恨情绪——信不信是你的选择,但请考虑清楚,媒体总要为读者和政府服务,如果西方媒体是在不分青红皂白的为西方人服务,中方的媒体又如何

我们(网民)中的有些人,三天两头说CCTV很和谐;现在是你的选择时候了,是相信CCTV东方时空的报道并成为他们的和谐爱国傀儡,还是为了中国的将来,选择无视CNN,忍辱负重?

我选择后者,因为我相信文化输出与呐喊分贝没一腿。

(有感于外交部称抵制法国货“事出有因”;推荐阅读:C-N-N。)

Author: 店长

The Master of BitInn

17 thoughts on “The Art of Cultural Export – 文化输出的艺术”

  1. 虽然说在这次事件上,中国的处理手法已经有所进步。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中国整天只是自己在瞎吼,一直都在强调自己的正义性。又不是不知道经过了多年的苦心经营建立,对手在西方已经建立了一种“慈悲为怀’的形象。而外国(不单是西方)的对事件刻板印象往往会变成这样:“这是一群追求和平的人在争取正当的利益而受到压迫”。甚至是“这是一些人自编自导自演的苦肉计”。
    其实除了摇旗呐喊以外,难道就不能用更加温和人性的方法去说服别人去相信你所叙述的事实么?既然对方已经在这方面棋先一着的话,为什么不补救呢?大国需要大度甚至是钝感力,而部是像愤青的头儿那样整天喊“打倒打倒”。对不公进行抗议辩驳是正确而且必须的,但是风度也展现力量的方法。
    我不忍看到奥运会历史重现,如果是这样,那就是现代奥运的一场悲剧。

  2. 最近莫名其妙的抵制风潮额……

    所幸周围没有牵涉到的店家,加上不爱逛大型商场

  3. 正在看旁门左道就发现店长更新了……
    以下是个人观点……
    国内文化产业面临的是两难的境地,一方面要满足市场的要求而绞尽脑汁去创新,另一方面为了生存又不得不时刻警惕着来自头顶的巨大压力。在生存作为第一前提的情形下,小心翼翼避免踩地雷才是最重要的,更别谈输出了。
    然而国家同样陷于困境,一方面要将文化产品限制在可以审查的范围内必然导致其产出只能维持在较低的水平,另一方面要抵御外国强大的文化输入必须得扩大自己的产出量,在市场化的今天,国家要自己大量产出大有困难,只能依靠限制进口,比如境外动画限播令这样的东西来削弱文化入侵的影响。
    至于国家为什么以及如何要引导民众的“爱国主义”精神,那又是一个太大的话题,要谈到转移国内矛盾,重新塑造国民凝聚力的原因之类,让我本能的觉得太过危险。
    在各种人为造成的喧嚣之下,甚至说出理智的言论都有被集体意志消灭的危险,所以要想保持自我,最勉强的方式只能是不言了。忍辱负重,是唯一的出路。

  4.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和中国政府来说,奥运并没有文中提到的那种重要性,起码现在没有的,嗯。

    中国在国际舞台上还是孩子,自尊心很强,受不得欺负和批评,是吗?

    ps “如今更面临着在国内一轮又一轮的杯葛与抵制”──“杯葛”“抵制”?

  5. 对于一般欧美人士对中国的看法,我还是睁一眼闭一眼算了。
    日本跟中国的政治体制始终有明显分别,不可以直接比较。
    现在欧美国家对中国的最主要印象,在于其所谓的「独裁」(不过现实来说中国一点也不独裁,因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情况在中国十分常见)。
    一天中国不行民主政制,欧美人士对中国的偏见一天不除。
    不过中国的民主之路,实在过于遥远了……

  6. 其实粤语区的人也习惯说”杯葛”….而且常常”杯葛””抵制”一起用…完全没觉得是重复…..不幸地ME也是这样的人

  7. 中国向世界输出过什么?廉价劳工,一次性筷子还有……一捆捆的盗版。没有文化,没有。这个奢侈物在国内都没有普及,哪里来得货源输出?奥运终归只是奥运,然国人对它抱以太多的期待,但洋人们可不这么想,他们看到的是一个甚至没有处理好内部事务的国家(奥运),部份人的抵触情绪也可以预计。说到抵制,家附近没有家乐福所以不知道具体状况,但想想应该和以前的同类活动差不多,闹一阵之后就都该干嘛干嘛去了(゚∀゚)

  8. 官方連續三次高調要求一家外國媒體道歉,本身就是一件腦抽的事
    另外一說起文化輸出,或者「文化本身」,我就又要犯賤了

    算了,閉嘴,動手,做事去

  9. 偶然经过此处,看了些文章,多少有点感想,关于奥运,该怎么说呢,还有就是其他国家的抵制,王1000元事件发生后貌似是当天吧,还是稍晚夜里,当她电话被公布到网上时,我所在的大学的天朝学生都打电话去质问她,无论怎样,这都是应该的吧.于是最近在UTUBE上看到的好多类似let’s see the true face of western media等等,CXN等等也确实是有很多不负责的言论甚至有恶意的言论,并且有种造谣生势的感觉,大量有关NEPAL的军,警的照片被说成是天朝的X独暴动时发生的流血事件,应该气愤吧,我认为.有时我们觉得天朝不够自由,过于河蟹,但是看看外面,其实也差不多,这次X独分子暴动事件就明显看出,WESTERN MEDIA也是服务于GOVERNMENT的,而且和朋友聊天时无论来自哪个国家,都认为他们国家的法律等等是STUPID的,所谓民主,毕竟需要基础,和一些成年人聊天时有时他们会说当时只有13个州的米国,所有人都认得总统,但是现在,要去VOTE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简直就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就我个人而言,这样的VOTE还不如一群处于GOVERNMENT高层的人选出个最合适的人来更好些.我也没有那么多心情精力去关注一个如此巨大的社会变动,对于我来说这个变动太小了,小到不出那“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几率出现的事情,是不会改变我人生的任何事情的,GOD’S IN HIS HEAVEN, ALL’S RIGHT WITH THE WORLD,RMB和刀的比率又变了,也许国家损失了很多,但是至少我得益了,于是,我生活的很好,至于奥运,还是尽力支持,关于X独也是坚决抵制,无论怎样,人还是不能无傲骨啊

    无聊,路过,阅读几篇文章有感而发,胡言乱语几句罢了,发泄下过剩的青春- –

  10. 啊,忘了说了,关于抵制,如果我们有SONY,FORD等等,我们也可以拒绝舶来品,看看高额的关税都无法阻止天朝子民的购买,这是小着说,说大了,忍辱负重自强不息才是正道,弱国,无外交

  11. LZ还真不是一般的无知啊

    给你几个关键词好好想想再来发文吧
    第一 法国科西嘉
    第二 英国北爱尔兰
    第三 西班牙巴斯克
    第五 思想意识形态
    第六 单级国际社会

    然后一个问题
    美国亚洲的驻军在哪里?

  12. => LZ傻13

    店长一开始就声明了说的是文化层面的东西,不要上纲上线。

  13. 果然在任何地方都是要競相顯示自己的水準的豬玀存在,就連我向來划入清淨地的客棧也不例外

    一直都在說——我們的國人從來都愛“顯”給別人看什麽東西,從來都愛告訴別人“其他人”有什麽缺點,“別人如何”、“別人如何如何”、然後還是“別人如何如何如何”
    拜托,就沒人要想過自己做出點什麽表現嗎?腳踏實地是那麽困難的事嗎?你管人家那麽多事情幹什麽,別人家有做的不對的事情的話,那我們就有理由能比他們做得更難看?思考那些所謂的關鍵詞,只能增加集體自卑感罷了。國人什麽都缺,唯獨不缺集體自卑感——但這個東西對我們的進步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幫助吧
    實在是太遜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