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电影记录仪

apic

托概率学和各位的福,本人已平安抵达学院,目前正在抽空找死写这篇短文。尽管没有像在飞行棋里同时丢中两次“六”的大吉体验,这次的飞行体验还是可圈可点的。

一如平常的无视身旁的乘客(这次是感冒的大叔,更加要远离),想着要为收拾房间和备课做准备,将大段时间让给睡眠了;电影只收看了两部。

Continue reading “飞行电影记录仪”

最后一次服务,最后一次2008

lookingat2009

2008年从很多角度看都是中国乃至世界最打翻五味瓶的年份。也许正在读本文的你和我一样还要在2009年跨越难关,但请祝贺自己活过了2008——即便是明天树下有多少花瓣,天上有多少云朵,湖中有多少浮冰这类愚蠢与脱俗一线之隔的问题,我们亦能尝试回答,因为我们还活着,耗着,消费着,和谐着……

2008年的工作别留到2009,店长基本将时间花在了往前赶工作进度上,落下一个2008年新番回顾至今天,也是时候抖包袱了。今年已不准备再写专题和翻译,我就利用这篇年终回顾开扯吧!

Continue reading “最后一次服务,最后一次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