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微软,再会魔都,小记身后的脚印

我既不能对遥远的未来负责,也不会自大的以为自己能拯救未来。我们能够做到的,就是将我们曾正当使用的世界交托给后人,对吧?人类的历史究竟在哪里告终……那个结果让其他人去看就是了——太公望

静待情人节的扭打欢闹与战火硝烟散去,店长又将踏上新的旅程。

诚然我们无法预知未来,因为它是连绵不断的未知选择与人生拐点组成的单行时光隧道。但我们至少有权利回头审视自己过往的轨迹,兴许,还能从踉跄步伐的脚印中总结出些有益的经验。

如题所述,店长已经从持有Silverlight娘云技术娘Windows 7娘最终卖萌解释权的微软中离开,这是我迄今为止的人生中罕有的重要抉择,也是我第一次向宅软娘的勾引说“不,谢谢啦”。

微软,感谢你给予我的一切机会与机遇——

  • 我还记得2010年,你给我去提问CEO Steve Ballmer的机会,我问了他对中国政府 vs Google的事件的看法,还问了他微软怎么与政府沟通,如何尽快把Windows Phone 7与云技术带入中国等等问题。虽然WP7至今还卡在上市的边缘,虽然云技术至今也只能有限度的在中国运营,但我惊诧于他回答里的诚实,“Google输在他们期望和政府签约,但他们忘了,中国政府不需要契约”和“微软有一个全球策略,还有一个中国策略”。
  • 我还记得2010年,Ballmer站在亚特兰大鹰队的菲利普球场里,一反常态的眼红哽咽;那是他在微软第30个年头,一个仅有Bill Gates获得过的生涯成就。他在Bill的祝贺,家人的围绕,微软高层悄悄为他准备的影片与满场的掌声中接过这饱含着他生命的奖杯,勉强挤出了一句话,“Now my whole life is in this arena”。这时我才真正开始理解微软这家科技公司肩上的重担与荣耀。
  • 我还记得2010年,Stephen Elop向我们解释微软接下来一年的大中华区政策;一个月后我们收到Ballmer的信件,说Elop已经退出微软到诺基亚当CEO了;又过了一个月,诺基亚和微软达成了WP7上的开发协议,甚至把MeeGo都放弃了。我的第一反应和大众媒体雷同,“啊他去诺基亚潜伏了”,但其实Elop是去诺基亚的燃烧平台救命了,把自己的名声悬在稻草上。
  • 我还记得2011年,在接触过从日本到台湾,从香港到新加坡,从印度到澳大利亚的无数客户之后,我总算遇上了一个比特客栈的旅客。我悄悄看着客户桌面上的Google Reader与订阅列表,一边自我否定着现实,一边装作淡定继续着我的业务;然而我的大脑其实已经在呐喊,“旅客你好,店长不会让你失望的!”所幸技术问题成功诊断,否则我情何以堪?
  • 我还记得2011年,我还是个潜伏在公司内部的良好青年,在参加公司其他活动时遇上了魔都微软仅有的阿宅(之一?)当我无意中提起动漫的话题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最近在关注Comiket。当时我就明白“找到同志了”。可惜的是,虽然在那之后无论是东方only还是同人展都能见到他的身影,我却没有再找他聊天,只是偶尔看看他Lync上的签名,“台湾DPE你赢了”(DPE团队才是蓝泽光计划的真正主谋)。
  • 我还记得2011年,再被派去西雅图继续培训,又是一番不同的感慨——有幸亲眼见证Xbox平台的开发团队,那几十款销量突破百万的经典作品;有幸听《Windows Internal》的帅哥作者Stuxnet与如何修正Portal 2的崩溃错误;有幸遇上在Amazon工作的客栈旅客,于是还去了Amazon那外部相当低调里面却充满气氛的总部参观;有幸在培训后踏上《Fallout: New Vegas》里的那片沙漠;有幸再回环球影城刷新自己单独在美国旅行的记忆,并且总算去了趟湖人队与E3的主场斯坦普斯中心……

仔细回想,才意识到这一切全是微软给我创造的机遇——“假如我留下来,”有时我不禁这样想,“我还会得到怎样的机遇?”

我无法想象微软出钱弄我去日本秋叶原是什么感觉,但我确信,这会是我最大的荣幸。也恰恰是这些机遇的可能性让我深信,那些还留在微软内的精英们,并不是在犯傻。

那是什么让我做出了离开微软的抉择?

我们之前报道过的Double Fine Production奇迹,其创始人Tim Schafer在筹得超过150万美元后是这么说的——

But I’ve always accepted that as the path we’ve chosen. We always want to make games that were experimental and unusual and risky and creative, and also realize there’s a lot of self-determination–own our IP, control our own business and not be told what to do, and that just makes your life harder. That means you don’t get money thrown at you. If you want to do what other people want you to do in life, it’s a lot easier. If you do what you want to do, it’s a lot harder. We’ve always accepted that.

但我总是欣然接受我们自己选择的道路。我们希望制作那些实验性的、不寻常的、有回报风险的游戏创作;我们理解这其中涉及的“自食其力”——拥有属于你自己的知识产权,掌控你自己的商业模式,无需总是听别人的指挥,以及它将给生存增加多少难度……这条道路意味着不再有人丢钱给你。如果你愿意让别人决定你辈子该干的事情,(你的生活)会轻松很多;反之,如果你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做事,(则生活)将困难得多。我们总是接受这个事实的。

说得俗气一点,我很感激微软对我的栽培。但继续接受微软栽培的代价,却是继续去做一个不是我最终目标的职业。这是我无法接受的代价,早晚班和案件海相比它根本不算什么。

我也许这辈子也无法真正理解Ballmer与Elop他们的想法,但我至少认同微软乃至苹果一贯的宗旨:如果你对一件事没有热诚,强求自己投入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我离开了微软。

最后我希望推荐两段话,感谢三批人以及送大家一首歌。

第一段来自美国D5会议(我们报道过),应该是乔布斯与比尔盖茨最后一次同台接受采访——

有人问,如果要你们给其他有志成为下个微软或苹果的公司一条建议,你会说什么?乔布斯是这样回答的。

People say you have to have a lot of passion for what you’re doing and it’s totally true. And the reason is because it’s so hard that if you don’t, any rational person would give up. It’s really hard. And you have to do it over a sustained period of time. So if you don’t love it, if you’re not having fun doing it, you don’t really love it, you’re going to give up. And that’s what happens to most people, actually. If you really look at the ones that ended up, you know, being “successful” in the eyes of society and the ones that didn’t, oftentimes, it’s the ones [who] were successful loved what they did so they could persevere, you know, when it got really tough. And the ones that didn’t love it quit because they’re sane, right? Who would want to put up with this stuff if you don’t love it?

人们常说你需要对你的工作有热情,这话一点都没错。这背后的理由是工作最终将变得无比困难,任何没有热情的理智的人都会放弃。它不仅困难,你还得长期持久的继续下去,这就是为什么如果你不爱自己的工作,你没有从工作中找到愉悦,你最终将放弃。这恰好也是大多数人最终的结局,如果你对比那些社会公认的“成功人士”与普通人群,他们之间往往有这个区别——成功的那群深爱着他们的工作,因此他们能坚持下来,即便是在最艰苦的时刻。那些不爱这份工作的人呢?他们辞职跳槽了,因为他们是理智的人,不是吗?谁愿意为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忍耐各种折磨呢?

第二段来自科幻小说家韩松(不是韩寒)的《八零后为什么比我们那时还艰难》——

我觉得,应该在一代人年轻的时候,就要让他们在物质和精神上,不要过多陷入绝望。但中国的一些情况,正在让大家变得十分绝望。很多东西,比如,住房,这并不是过分的要求。

六零后批评八零后为了买一个苹果手机,不惜卖肾,却没有想到,这个手机本来是他或她该得到的。

八零后可能是中国昙花一现的、最后一代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人。九零、零零后也许会笑话他们,怎么把自己的生活搞得那么糟,怎么那么的不切实际。

当八零后最终也与社会妥协,与五零后六零后妥协,当他们最终也变得世故和圆滑,中国就将再一次丧失创造的机会。这种事似乎总在发生。

我要感谢的人——

感谢微软的同事们,无论是推荐、面试乃至指点我的前辈,还是和我一起从底层开始打拼的同辈,亦或是比我稍晚一点入职的后辈,希望你们在微软的前程充满成功。

感谢魔都人民的照顾,虽然每次被公司的人知道都笑我去见网友,但只有我知道这群网友帮了我多少,又给了我多少开眼界的机会。即便这是你们无意中的举手之劳,我亦非常感激你们。

感谢我的家人与亲戚,打从客栈建立以来,我就一直在外征战,从英国到美国,从香港到上海,最少回的似乎是家门。感激各位的无条件理解与支持。

http://www.xiami.com/song/1770689798

高橋優 – 卒業(附中文歌词翻译,推荐看看)。

那么,我要说的台词就这么多,但我的故事还没有完结。

我接下来要去干什么,还是留待下回分晓吧。回想自己从高中过渡到大学时开设了比特客栈,从大学过渡到社会时是开设了捏它营萌番,我是不是有理由相信这次自己也能做些什么?(傲娇定义不算啦)

无论如何,你知道该去哪里找我(@bitinn)。

bitinn at gmail

PS: 如果时间允许,我希望在离开魔都之前去ComiCup 09的延长补丁走一趟(CP7CP8见视频);魔都人民哟,你们准备来吗

Author: 店长

The Master of BitInn

57 thoughts on “再见微软,再会魔都,小记身后的脚印”

  1. 谢谢店长的这篇文,从另一个八零后的身上看到了对理想的执着和追求,更多的是羡慕。

    不禁回想起几年前的自己,从挣扎到麻木,就结果来说还是验证了“世界线收束范围理论”,别说Steins Gate,就连β世界线也不没碰到。

    读了博文之后再一次回忆起了自己的原点,虽然前途未卜,迈步向前的动力又多了一分。

    由最后的歌想起另一首,Angela Aki的《手紙~拝啓十五の君へ》,一路走去,回头看看,C’est La Vie

    1. CLANNAD专用MAD歌曲www
      好在我的人生也算不太纠结,庆幸多于后悔,所以回看不至于催泪=v=

      同祝未来美好。

  2. 有点过过往的伤感,又带点对未来的期望……
    自己也经历过几次职业生涯的改变,说来还是满有感触的,可是没有好好写出点感想
    怀着对上一份职业的感激,去追求自己的理想,挺好的事儿……
    祝店长一帆风顺

    1. 谢谢。
      更多人并没有好的生活条件去做这种“艰难抉择”,对他们来说,这是种不敢幻想的奢侈。
      正因为如此,我觉得自己应该去尝试。

  3. 很早就感到店长肯定有离开小光怀抱的一天wwww
    加油吧店长,小光之外还有好多好多美少女等着与你的邂逅(远目

  4. 店长加油 我算是很晚才来客栈的了(09年吧) 而且现在也还只是高二
    非常佩服店长能有着深刻的见解和广泛的信息来源 店长是第一个让我觉得宅里面也有牛人的
    每次来客栈都有收获 但是不怎么留言好想有点对不住 呵呵 总之 希望店长能完成自己的理想 fight!!

  5. 微软和死宅,我一直都觉得是特别不搭调的存在。所以我每次来客栈,都觉得会有客栈关门、死宅变成死上班族的一天;看到你去美国那次,感觉时机已经来了。结果在2012,你给了我最大的意外。
    店长,你赢了。
    接下来的路,希望能继续和你分享。祝好。

  6. 我想说的只有一句话:感谢店长让我重新认识到作为80后应该具有的和不该具有的

    很励志,很有感触,字里行间看得出店长的坚定、信心、自信以及感恩。

    最后 祝工作顺利 热情一杯!

    Tobby支持你!!

  7. 能遇见这个博客是我的一生的荣幸,身为IT的后辈,感谢前辈给我的动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