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娱乐特辑: 不公正新番评测 (完成!)

(image credit: arsenixc)

不知不觉,又到了新番丛生的时节,于是翻开客栈新番评测的新篇章,写下那让人欢笑与哭泣的记忆,和段子……

老旅客应该非常熟悉客栈每次写新番评测都使用不同标准的靠谱作风了。这个炎热夏季也不例外,我们准备了赏心悦目的地图炮烟火与冰凉透心的冷笑话吐槽,望各位能尽兴而归、三观尽毁。

Continue reading “本周娱乐特辑: 不公正新番评测 (完成!)”

10月的新番,人生的新番…… (完成)

前略,天国的夏季新番与四海的客栈旅客:

随着夏日的炎热与盐分渐渐褪去,秋季的凉风与落叶如期划入眼帘;一同到来的,还有守时的深夜新番,与店长的评测专栏。

不知不觉,客栈踏入了撰写新番评测的第7个年头;回头看,这是段横跨校园与社会生活的时光,有下笔如神的日子,亦有提笔忘字的日子;我们很荣幸能在这个季节变换的二次元,搀扶着蹒跚着走到了今天。至于明天的剧情,抱歉我们无法预判,因为人生是一辈子的新番。

感谢你的陪伴,无论你是我们最初的访客,还是首次光临这家虚拟小店——敬请享受这一刻,谁知道我们会否坐在方舟上想念冬季新番?

祝安,“文艺”复兴的店长。

Continue reading “10月的新番,人生的新番…… (完成)”

写在7月新番第一轮完结之后(17部评测)

七月新番大潮到了,店长却在人生中第一次觉得:“好多新番,全部都没了解过原作,不知道看什么好,还是不看算了。

相信旅客们也曾有类似的想法,甚至出现“我是不是已经脱宅了”的幻觉。

Dan Ariely,行为经济学教授,在TED上解释这种行为——

Continue reading “写在7月新番第一轮完结之后(17部评测)”

秋风纨扇,逾龄品番

“‘曾经有一段时间,新番动画并不是如此尴尬与纠结的娱乐。’他轻轻说。”

“‘记忆中,那些配上绿茶与糕点才算数的懒散午后也不遥远。’她回应道。”

“笔尖在白纸上留下文字的足迹,鼻尖在寒风中透出泛红的细腻,已是亭亭玉立的绪花肩靠着孝一,在原木长椅上勾画着喜翠庄宣传文稿的点滴。”

“‘换作母亲的话,一定能想出更棒的点子吧……’她叹息着。”

“‘让旅客透过文字看到你现在烦恼的可爱表情不也很棒吗?’他温柔的安慰道。”

“‘才看不到那种东西呢!’她鼓起脸,闹着别扭。”

“‘就让我好好确认一下吧~’话音未落,他忽然侧身把轻巧的她抱至腿上;熟悉的面庞,在两人唇齿快要触碰的距离停下。”

“‘讨厌,大庭广众下……’泛着红晕,感受着对方的呼吸,娇小的粉唇迎、迎……”

“次·郎·丸·太·郎!”轮岛巴念到这里,按奈不住心中的怒火,吼叫着那位死性不改的三流色情小说家的名字,“这是什么破烂剧情?谁要读你的小段子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在一旁观察到形势不妙的次郎丸太郎连忙磕头谢罪,“小生无才,只能写出这点创意了。”

“世上就没有给我这个岁数看的作品了吗?”轮岛巴近乎哀鸣的嘀咕道。

“真是的,超龄观众,世道艰难啊~”耳尖的次郎丸太郎附和道。

“谁要你来认同!”

(你没看错,这是客栈2011年秋季新番初评,欢迎光临。)

Continue reading “秋风纨扇,逾龄品番”

阿宅仅存的实话——记载这个春夏之交的二次元新番

距上次安心坐下来在键盘上畅所欲言般的弹奏二次元生活是什么时候?这是个我不愿思考的问题。现在一想,近两三个月我都在公司财年结束的事务上奔波,每次正坐在屏幕前就打盹,即便遇上躺着等中枪的新闻,也匮缺了大学时代的那种锐气。于是写作几乎停摆,于是只有流窜在同人会场时才能拍摄些服务旅客的片段……

“为了财年安稳终结平滑开始而工作生活”的想法让我不禁苦笑起来——如此正常的“庶民心态”,甚至有一丝脱宅的错觉。但我深知自己仍在沿着ACG的海岸前行,即便生活让我不得不远离迷人的浪花,我仍不愿与二次元的星辰大海永远绝缘。只要有空,我仍会重温属于阿宅的“生活态度”——看动画捧腹大笑,玩游戏全神贯注,逛同人心情澎湃,买周边犹豫不决,谈业界滔滔不绝……这不叫念旧,这叫做履行阿宅腐妹的公民权利。

饰演着沉默的阿宅,度过无尽破晓黄昏,仰望无数阴晴圆缺,我终于盼来了写作的空闲。趁此机会,将心中的话编织成没营养的吐槽,供客栈的忠实旅客们一笑,尽店长之职,无它。

Continue reading “阿宅仅存的实话——记载这个春夏之交的二次元新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