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ACG匿名调查,让我们再来一次(提问征集期)。

Hell, it’s about time. (via SiaKim on dA)

客栈近来的文章似乎都与我的日常工作有关,这可不大妙,咱不想这里变成什么工作记录本或者某阅读器的宣传中心。今天来换个话题,为咱们历史悠久的ACG匿名调查做下准备。

Continue reading “年度ACG匿名调查,让我们再来一次(提问征集期)。”

客栈提示:如何避免12306订票助手的悲剧(正确使用Github CDN)

最近某单让国内外程序员颇为欢乐的新闻浮出水面。

不,我不是在说那个已经被各大新闻站转载的错漏百出的Verizon Case Study(顺便一提,不是Verizon的员工私自外包工作到中国,而是Verizon安全顾问团队接到一家美国公司的调查请求。)

我说的是:12306订票助手,因为成为某国内浏览器[1]近期在媒体上大打广告的“春运抢票版”的默认插件,又因为早期版本使用Github的Raw File作为CDN,并对返回403错误代码的请求使用暴力的5秒重试,导致Github被间接的DDOS,整体服务质量下降,Github运营团队不得不对该代码Repo做特殊处理的事件

Continue reading “客栈提示:如何避免12306订票助手的悲剧(正确使用Github CDN)”

客栈采访:Sayori & TAMA,浅谈女性画师眼中的18禁ACG文化产业

采访与整理店长@比特客栈

笔者前言——

经历过末日与圣诞的双重夹击,2012年末也已临近。回顾时才发现,客栈今年撰写和翻译的ACG文章并不少,从minori的社会责任平野绫与虚渊玄的观众问答,从上海的CP香港的C3再到台湾的FF……2012年,不出所料是ACG最接近大众的一年,也是它最显现希望的一年

但店长盼望的采访业界面孔的机会却没有再次降临(2011年我们采访了dannychoo)。一方面是我忙碌于开发工作,另一方面因为我从上海转移到了深圳——夹在广州与香港两大ACG阵营之间,有甜头总轮不到深圳帮。

然而就在我准备为2012画上句号的时候,圣诞老头子悄悄实现了我的愿望:采访的对象,是两位身在日本的国人画师。具体地说,是两位工作/留学于日本的创作18禁男性向ACG作品的中国籍女性画师sayoritama,链接NSFW)。

至于话题,自然和她们创作的领域密切相关:18禁ACG产业。希望本文能为大家进一步了解中日的ACG文化差异,做出一点微薄的贡献。

Continue reading “客栈采访:Sayori & TAMA,浅谈女性画师眼中的18禁ACG文化产业”

WCIT落幕,条约落空,互联网管理步入黎明还是黄昏?

(image by altamira05)

原文WCIT Treaty Breakdown – A Summary and Some Analysis

翻译与整理David Frank

前言:相信关心ITU开会的同学已经得知Google全力反抗的ITR修订最终落空(欧美基本没签);于是咱们挚爱的互联网躲过又一场灾难,可喜可贺。

然而暴风雨的过去,一定预示着阳光明媚的开端吗?本文尝试讨论WCIT完结为互联网将来发展设下的各种暗示。

Continue reading “WCIT落幕,条约落空,互联网管理步入黎明还是黄昏?”

关于ITU新闻/评论的几个更新

随着ITU的几个会议正式展开(包括之前我们提及的WCIT-12,2012国际电信世界大会;以及11月底就开始的WTSA-12,2012世界电信标准大会),一些有趣的新闻开始浮出水面。

其中一条,不少西方媒体在这两天才开始报道的,是WTSA-12通过的DPI设备标准(Y.2770)。这里的DPI不是屏幕像素密度的DPI,而是网络的DPI——深度包检测,不少ISP与企业用它来分析异常网络活动或提高网络利用率上,也有人把它用在让维基百科页面无缘无故只能显示一半的系统上。

话说回来,标准无罪,ITU-T开会为DPI设备(从普通路由器到国家级防火墙)的基本功能、性质与协作方式下定义也无可厚非(定义本身无约束力)——但相比西方媒体担忧的潜在隐私威胁,中国网民面对的现实更加严峻。

西方媒体都忽略了Y.2770最原始的提出人是谁,搜索一下就会发现,这个标准由中国的烽火科技集团与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提出。虽然如我们早前所述,ITU的草案不对外公开,但Y.2770并不是什么神秘的提案:它曾作为Y.dpireq在2009年被提交至IETF,通过这个PDF文档我们可以了解提案的大致内容。IETF最终拒绝了ITU-T把DPI标准作为RFC发布的请求,于是ITU-T只好自行通过与发布这个“标准”。

“DPI标准”是否存在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中国企业/研究院推行了这个标准,说明咱们在这个领域的投入与产出依旧处于“国际领先水平”……技术是可以用来造福人民的,问题是用他们的人在想什么。

于是推荐大家读metafilter上对Y.2770的讨论,其中包括IETF相关RFC的作者,以及这篇来自哈佛大学法律教授对ITU会议的详细评论与预测

 

客栈问答:什么是ITU和WCIT-12?为什么Google在反对它的提案?为什么它能影响你的网络生活?

世界如此庞大,它的运作如此复杂,让一些近在咫尺的变化看起来如此虚无缥缈。(image via iA)

Continue reading “客栈问答:什么是ITU和WCIT-12?为什么Google在反对它的提案?为什么它能影响你的网络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