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的魔术(浅谈Nier Automata的结局设计)

a nier story

(credit: W18)

这是一篇讲述游戏如何利用科技与人性,制造奇迹与感动的文章。

她包含了以下作品的一些剧透:

  • Earthbound
  • Undertale
  • Metal Gear Solid 3: Snake Eater
  • Thirty Flights of Loving
  • Noby Noby Boy
  • Nier Automata

如果您很在意惊喜,可以通关之后再来阅读——估计全部作品加起来,只需要数百小时。

如果您属于不在意剧透的旅客,请继续阅读——我们截取游戏历史长河中的一小杯水,做点不靠谱的推敲。

Continue reading “游戏的魔术(浅谈Nier Automata的结局设计)”

客栈的ChinaJoy报道

ChinaJoy媒体报道一览,高亮区域均为与游戏完全无关的妹子信息。10年回顾,ChinaJoy走上了与E3和TGS完全不同的道路。

黑色区域也证明了CJ并不是没有游戏,腾讯等公司与国外开发团队签约还是得到了不少成果,但让人眼前一亮并且好卖叫座的游戏,貌似没有一款来自国内厂商。缺乏游戏主机与反盗版技术,审查制度的不明朗,也让中国游戏业停留在缺乏实际创新的网游领域(Free-to-play也好,网页游戏也罢)。

于是ChinaJoy报道变成了上图的唏嘘模样,这是中国近10年游戏业的绝佳缩影——点击率依旧,钱继续好赚,但游戏质量,依旧是疲弱。

关于“非法下载不影响正版游戏销量”的思考

客栈觉得,企业在盗版侵权上的态度理应是,“别去拦那些下载盗版的家伙,去好好服务那些用正版的家伙。”

但数字告诉我们,事情并非总是这么理想化……

仅在PC上销售的Starcraft II,用了2天的时间,全球售出150万份。

同时在PC与游戏主机上销售的Skyrim,用了2天的时间,全球售出350万份。

仅在PC上销售,但要求完全在线的Diablo III,用了1天的时间,全球售出350万份(不包括通过WOW年卡获得游戏的120万人)。

Continue reading “关于“非法下载不影响正版游戏销量”的思考”

minori,马赛克浓度与日本美少女游戏业的社会责任

原文:MangaGamer – A Word About the Upcoming Ef Release

翻译与整理店长@比特客栈

译者前言——

打从2009年美国女权团体Equality Now把事件升级,涉及18禁内容的日本美少女游戏业就对来自海外的负面报道越发敏感。不少公司由于其主要消费群体在日本,更在官方网站上启用了对海外访问者的IP过滤。假如有中国玩家希望浏览官网上的信息,在不使用日本代理的情况下,只能看到一个冰冷的403拒绝访问。

面对日本游戏业的自我审查,海外玩家却有另一个观点——登陆游戏官网的都是玩家,你这样一封锁不是把真正支持你的海外群体给打了一巴掌吗?玩家的理论当然有其道理,作为首批封锁海外访问的游戏公司之一minori也尝试在官网解释其“法律责任”缘由,可糟糕的翻译与简短的文字并未能很好的传达他们的真正想法。

直到2010年荷兰公司MangaGamer与加拿大翻译组织No Name Losers(前身是同人翻译)(*3) 开始了与minori的官方英文化合作(首款产品是ef -the first tale-),这才让minori的官网不再是冰冷的403。

可是1年多过去了,游戏至今未能发布,甚至没有明确的发售日期。NNL方面对minori的动作缓慢与缺乏热情表示失望——他们已经完成翻译等了3年(作为对比,ef -the latter tale-的中文同人汉化版只用了5个月,在游戏发售的同年就发布了),而MangaGamer也只能苦笑着发布一些测试更新。

无论如何,minori的做法必然有它们的理由——包括他们对马赛克浓度的选择。相信MangaGamer官方博客近日发布的来自minori的信件,有助解析他们的想法。

Continue reading “minori,马赛克浓度与日本美少女游戏业的社会责任”

冷漠召唤:暴力青年与我们在战争中的地位

原文Medium DifficultyCall of Apathy: Violent Young Men and Our Place in War

翻译&整理David Frank

译者前言:很久没做文章翻译,今天再次谈谈战争游戏与现实战争的交集。翻译中修改了段落的设计与用词的顺序以求更符合中文读者习惯。所有文字高亮也为我所加。

原文编辑前言:作者W是一位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士兵,曾被派往世界多个角落参战。他和他的战友现在已经转型成为私营军事公司(PMC)的职员因此无法公开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免同行的抵制。引用他们的说法,“军事圈是十分团结的社群。”我们对这篇文章的写作风格与用词准确度有所修正,除此之外没有删减或增加任何文字内容。需要强调,W先生的观点,仅代表他自己。

Continue reading “冷漠召唤:暴力青年与我们在战争中的地位”

暂别Steam,以及一些该传达的话

因为不离别我只有纠结与手贱两种状态……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Steam就成了我购买游戏的唯一途径。除她以外,我顶多因为好奇去碰免费的独立游戏,不再花时间寻找任何商业游戏的下载。有人说,“当你的时间比金钱更重要时,你也就远离盗版与非法下载了。” 近几年我越发理解这话的含义:因为我从没心情下载游戏,逐渐转变为没空玩自己花钱购买的游戏

Continue reading “暂别Steam,以及一些该传达的话”

独立游戏与互联网——Double Fine Production的7日奇迹

又一个周五,这次来乱弹下独立游戏好了。

曾经有一款动作平台冒险游戏叫Psychonauts,它的平台创意并不算新,但爆笑的故事情节给玩家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包括客栈某人)。

Continue reading “独立游戏与互联网——Double Fine Production的7日奇迹”